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观点

创维总裁杨东文:智慧家庭还处于标准乱战阶段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  2015-03-18 08:43:11 
对于创维本身来说,智慧家庭的目标是先要带来激活用户,其次要让他们尽量变成活跃用户,然后再想办法让这些活跃用户带来ARPU值(Average Revenue Per User,即每用户平均收入)

  在“互联网+”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的当下,家电行业的智能化、互联网化转型毫无疑问已经是一种共识。

  作为这种“共识”下的动作,三星提出SmartHome,海尔力推U+,TCL大谈“双+”转型,LG有Home Chat,美的则引入了小米作为投资者……

  这场动辄以智慧家庭、智能家居为概念的行业喧嚣中,老牌家电企业创维自然无法缺席。3月11日,创维在上海举行的中国家电博览会(AWE)期间,宣布其智慧家庭战略正式落地,并强调此前在该领域已经低调布局4年之久。

  目前,为协调集团内外的转型布局,创维已于3月1日正式成立智慧家庭战略发展部。

  创维集团总裁杨东文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创维本身来说,智慧家庭的目标是先要带来激活用户,其次要让他们尽量变成活跃用户,然后再想办法让这些活跃用户带来ARPU值(Average Revenue Per User,即每用户平均收入)。

  不过,他同时也向记者坦承,不管是智慧家庭还是智能家居,目前都还处在标准乱战阶段,协议、系统、标准上的开放至关重要。

  创维要“双向开放”

  《21世纪》:过去一年不少企业都发布了自己的智能战略。创维的智慧家庭战略有何不同之处?

  杨东文:我不方便评价别人的战略,从创维的角度来看,主要有两点:一是开放;一是强调落地。

  现在各家都在提智慧家庭,也都有自己的一套体系,但从终端消费者的角度来看,很少会有一个家庭的所有家电产品都用一个品牌的情况,通常彩电是一个牌子、冰箱是另外一个牌子,空调又会不同。这样一来,在未来智慧家庭的理想场景之下,所有产品联网时就会遇到接口、协议、标准不统一的问题。因此,创维强调开放,我们自己的标准、协议对外部开放,同时也会努力融入市场上有影响力的其他体系。我们不想做一个封闭体系,只匹配创维自己的产品。我们也愿意看到软件开发者在我们的平台上开发更多的智慧家庭应用,集体的智慧往往能迸发出更强大的力量。

  另外,为什么创维强调“落地”?因为目前市场上概念很多,而从务实的角度,不能只讲概念。我可以说几个数字:第一,目前,创维的联网智能电视已达1000万台以上,日活跃智能电视达500万台以上,且新增激活量以每天2-3万的量稳步提升;第二,创维研发中心内部培养了酷开操作系统、指尖遥控、电视派、应用圈等十几个互联网团队,成员以80、90后为主,孵化和推出的产品服务多是围绕智能电视这块屏幕,最小的产品用户量也在50万以上;另外,创维不局限于自己培养互联网创业团队,我们的战略投资部也对外投资了十几家与智慧屏幕服务相关的互联网公司,且取得了不错的投资回报。

  我们讲“落地”,还有一步一步脚踏实地往前走的意思。目前,整个行业的智慧家庭都还在起步阶段,很多地方没有考虑得那么成熟,只能是一步一步来,遇到问题再想办法去解决。现在讲概念的话有很多,我们是希望能够落地,哪怕是让最简单、最基本的功能落地。

  《21世纪》:在战略实施的过程中,创维如何协调内外部的资源?

  杨东文:我们在内部成立了一个部门,叫:智慧家庭发展部。这个部门其实已经运作了一段时间,前期叫“智慧家庭实验室”,就是专门来推动这件事情的。他们的任务很简单,首先要推动内部所有的产品一旦进入智能化,都要进入我们智慧家庭发展部的管理平台;同时,内部产品的智能化落地,也是由他们来推动。当然还有产品、技术、软件、系统等等这些层面的对接。

  另外,我还想补充一点,“开放”是双向的,既是厂家的,也是消费者主动的。我们也在想有没有什么办法让消费者自己在我们的开放平台上能主动把人家的东西给连过来。我相信可能日后消费者主动对接的力量,甚至要大过厂家本身。

  跨界合作的障碍在控制权

  《21世纪》:你刚才提到开放的重要性。那么你怎么看待与互联网企业的合作?比如腾讯目前推出了“QQ物联”,你们有合作吗?

  杨东文:创维跟腾讯的接触,目前在我这个层面的暂时还没有,不过我想下面一些产品层面肯定是有相关对接的。

  其实现在不单是腾讯,很多平台都在做这样的工作。最终结果要看市场上谁卖得好,市场上谁的接受程度高,它就会变成一个标准,还是得由市场来说话。

  《21世纪》:从整个家电行业来看,与互联网企业的合作越来越多,有些已经进到资本层面。事实上,创维之前也与阿里合作推出过一款电视。你怎么看待这种合作,或者说合作中有没有什么障碍?

  杨东文:我目前看到的状况是,互联网厂家跟硬件厂商的合作基本上还是针对某一个系列、某一个型号,而不是所有的型号、所有的系列。这是一个合作还不够深入的表现。

  至于说障碍,我觉得主要在控制权。现在大家谈智慧家庭都强调各自的操作系统。其实操作系统只是表面现象,这背后就是用户。这里面涉及两个问题:一个是用户归谁,另一个是谁来维护、谁来管理。

  硬件厂商觉得,既然用户买了我的电视机,那包括往后的在线升级、内容的营运管理,还有硬件的售后服务等等,都要负责任,如果没做好会对自己的品牌有伤害。互联网厂家则认为用户应该归他维护,因为他们觉得在互联网运营方面他们做得要比硬件厂商强。所以在这种矛盾过程中,往往双方是选择1-2款产品做一个合作,算是一种试水。目前的现状就是这样的,而将来我觉得可能大家会找到一个“用户共享”的办法,或者是技术上的办法,甚至是资本层面上的办法,总而言之会找到一个办法让用户在不同的品牌之间进行共享。

  《21世纪》:你刚才一直在说的开放和控制权,其实都离不开标准。如果国家牵头出台一个智慧家庭标准,你觉得这种方法可行吗?

  杨东文:我觉得标准是永远落后于产品创新的,我们国家制定的标准真正要获得成功,一定是能够得到市场主流认可的,一个标准制定出来如果不能市场化,那就是纸面上的东西,没有太多意义。倒过来说,我们制定标准的时候,是不是可以等它稍微成熟一点,看到市场上大家逐渐形成共识以后,再凝聚成一种标准,这样可能成功性会更大一些。

  当然,标准制定的工作一定要开展起来,不能等。

  酷开没有包袱

  《21世纪》:你刚刚提到要达成共识之后慢慢形成标准,这个“共识”对应的用户规模大概是多少?

  杨东文:之前行业里有个规律叫 “1.2倍数”。当智能产品价格(不单是电视,包括:空调、洗衣机)是原来老的功能性产品1.2倍的时候,就说明产品的普及速度会非常快。这个规律在之前已经多次验证,是行业的一个经验,我认为智慧家庭也会这样。

  《21世纪》:我们知道,创维集团旗下互联网电视品牌——酷开将在今年4月独立运作。酷开这个团队同时也在负责创维的智慧家庭操作系统运营。创维会对酷开投入多少?这种探索性的投入有多大的容忍度?

  杨东文:创维集团有几万人,可以说是个大企业,大有大的弊端,也有大的好处。好处就在于可以给一个人、一个团队试错的机会。我们会按照预算在五年内给这样的团队设定具体的运营资金,也允许它在一定时限内亏损,当然亏损额度也在我们预算范围之内。有可能他做得好,第一年就盈亏平衡,但即便亏损也没什么,因此,酷开没有什么包袱。

  对于酷开,我们会关注有多少激活用户,有多少活跃用户,是周活跃还是日活跃。而且,我会更加关注日活跃能不能像其他互联网企业一样能带来ARPU值。

  至于你问我容忍亏多少?没有一个具体的数字,但是总不能把我们创维都亏掉吧。

  《21世纪》:去年中国彩电市场出现了30多年来的首次负增长。这也是创维的主业,你怎么看这个市场今年的变化?

  杨东文:2014年确实行业内做得比较艰苦,确实是我们整个行业步入了下降的态势,去年出口的数量第一年超过国内市场。这也就是彩电行业的“新常态”。

  国内市场进入天花板的时候,自然而然会想到要往外走。创维其实也一直在国际化,但之前国内市场还有比较大的增长,所以在国际化稍稍缓慢了一点。这两年我们加快了国际化的步伐,进入2015年我们要解决一些供应链问题。不解决供应链的问题,国际化是很难实现的。

  今年,我们会考虑通过参股、收购等方式做一些海外供应链方面的布局,也包括通过不断开设分公司来加大创维自有品牌在海外市场的推广。2015年,创维电视机的外销目标是500万台。

  总结来说,就是国内做强、海外做大。我们对这个产业还是充满信心。我们内部有句话:年年难过年年过。而且回过头来看,年年过得也还挺开心。

标签:创维   智慧家庭

休闲一乐

曝光台EXPOSURES

专题策划SPECLAL TOPICS

原创ORIGINAL NEWS

本周热门THIS WEEK’S

PK台PK PLATFORM

视觉VISUAL SENSE

导购&评测GUIDE&EVALU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