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深度

狱中黄光裕:通过绿色通道掌控国美 获选改造标兵

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 王媛 2015-05-26 09:10:11 
现年46岁的中国前首富、国美电器创始人黄光裕在2010年因贿赂和内幕交易被判14年监禁,很多人曾预计他的商业生涯可能会就此结束,而现在,牢狱中的黄光裕告诉人们:他仍然能够成为焦点

  现年46岁的中国前首富、国美电器(00493.HK)创始人黄光裕在2010年因贿赂和内幕交易被判14年监禁,很多人曾预计他的商业生涯可能会就此结束,而现在,牢狱中的黄光裕告诉人们:他仍然能够成为焦点。从2014年底至今年5月中旬,关于黄光裕保外就医和提前出狱的消息层出不穷,并一度大幅拉升国美电器和大股东为国美控股集团的上市公司中关村(000931.SZ)的股价。

  这些流言主要基于,从2008年11月入狱到2015年11月,黄光裕的刑期正好过半—这是国内服刑制度中有关提前出狱的基本前提。

  目前,有关黄光裕提前出狱的消息均被证伪,但不可否认,很少有哪一个囚犯像黄光裕一样—极富争议而又备受期待。

  多位接近黄光裕及其亲属的知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黄光裕目前仍在北京市某监狱中服刑。据了解,黄光裕在狱中表现“相当低调”。为了争取表现,黄光裕会积极参加监狱组织的文艺活动,有时还会秀秀书画作品,甚至参与书画展。在北京监狱管理局服刑人员中,黄光裕还获得了“改造标兵”的称号。

  尽管身处狱中,无法在市场和企业运营上抛头露面,但这并无碍黄光裕掌控国美的一举一动。据不愿具名的国美内部人士透露,作为知名上市公司的大股东,黄光裕与外界的沟通,实际上有着特殊的“绿色通道”,黄光裕可以通过监狱文书转递的方式获悉、处理公司事务。

  黄光裕的妻子杜鹃被认为是其最主要的对外联络人和策略执行者。今年42岁的杜鹃,现担任国美电器战略决策委员会主席以及国美控股CEO的职位。据上述人士透露,杜鹃是国美系最近涉足的一系列金融收购的直接战略决策者。

  但毕竟墙内墙外是两个世界。七年间,传统的家电零售行业已经发生巨变,黄光裕复出之后,将如何重振国美?这是市场对于黄光裕出狱的最大期待和想象。

  出狱谣言:黄氏家族身家激增3.56亿元

  5月11日,黄光裕提前出狱的消息突然间甚嚣尘上,促使国美电器股价在当天涨幅达到17.35%。同时,A股市场上与黄光裕沾亲带故的国美概念股三联商社(600898.SH)、中关村、山东金泰(600385.SH)等股票全线上涨。

  不过,根据新华社5月17日的消息证实,黄光裕目前仍在监狱服刑。北京市一中院也证实,从未收到黄光裕的减刑、假释申请。因此,市场所传的提前出狱消息是为谣言,但截至5月25日,该轮“出狱利好”依旧处在持续发酵中。

  记者独家梳理国美电器以及多家相关上市公司的关系及财务数据获悉,上述受到“黄光裕出狱”消息上涨的公司,均处于黄光裕及其家族资本控制之中。

  国美电器2014年财报披露,目前,黄光裕及杜鹃凭借在国美电器分别占股27.24%的Shinning Crown Holdings Inc.、3.74%的Shine Group Limited、1.42%的Smart Captain Holdings Limite以及0.03%的万盛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等四家全资控股的子公司,成为国美电器的实际控制人,拥有32.43%的股份。

  而根据国美电器股权变动记录,2014年上半年,黄光裕增持了国美电器1.08亿股,占当前总股本的0.63%,是自2011年以来唯一一次增持。

  三联商社亦在黄光裕的资本版图之中。目前,山东龙脊岛建设有限公司是三联商社控股股东,持股2700万股,占比为10%,而山东龙脊岛法人则为黄光裕胞妹黄秀虹。早在2008年,黄氏家族就通过山东龙脊岛建设有限公司,以每股19.9元、总价5.37亿元获得了三联商社的相对控股权。

  5月11日之前,三联商社的股价一直徘徊在14元左右,受出狱传言的刺激一直上涨,截至本周一收市达到21.2元,股价已大涨45%。黄氏家族坐收1.78亿元账面升值。

  此外,国美集团持有中关村1.58亿股,占比23.43%,为其控股大股东。短短两周之间,中关村股价亦从14元上升21%至17元,为黄光裕家族带来1.54亿元的财富。

  与此同时,根据山东金泰的财务数据披露,其母公司为北京新恒基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控股17.38%,而山东金泰控股股东北京新恒基的实际控制人则为黄光裕胞兄黄俊钦。值得注意的是,山东金泰与国美在黄金销售业务上多有合作。

  在该波出狱消息利好行情中,山东金泰的表现同样不遑多让,从5月11日到5月25日涨幅高达30%,黄氏家族账面增值超过2400万元。

  根据时代周报记者独家统计,单在两周的A股行情中,黄氏家族身家就激增3.56亿元。这被外界称之为“黄光裕为投入战斗准备的子弹”。

  值得一提的是,这并不是第一次流出黄光裕出狱的传闻。早在2014年底,业内就流出“黄光裕或将保外就医”的消息,虽然很快证伪,但仍引发了“黄光裕概念股”不同程度的上涨。而从去年11月到今年5月,仅在半年的时间里,黄光裕出狱传闻已经两度造成相关股价的波动。

  对此,有业内分析师向记者表示,黄光裕出狱消息的频传不排除是别有用心的预谋,因为刺激股价上升,对于持有国美股票的人来说是相当大的利好。

  狱中意志:“绿色通道”掌控国美

  2008年11月,当时的商业传奇人物、国美电器原主席黄光裕就因涉嫌经济犯罪被北京警方拘查。2010年8月该案得到最终宣判,黄光裕因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罪和单位行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同时被判罚金6亿元,没收财产2亿元。

  就在这一年,黄光裕曾三度问鼎胡润百富榜中国首富,风头一时无两,当年的8月份,黄光裕还作为火炬手,在北京参加了北京奥运圣火的传递,春风拂面,志得意满。

  自此之后,这位跌落高墙的昔日首富,留给外界的,除了悲情主义,就剩下极为神秘的身影了,外界对这位昔日大佬知之甚少。

  据记者多方渠道了解,黄光裕在狱中表现相当低调,目前心态很平静。为了争取表现,黄光裕会积极参加监狱组织的文艺活动,有时还会秀秀书画作品,甚至参与书画展。在北京监狱管理局服刑人员中,黄光裕甚至获得了“改造标兵”的称号。

  早在2011年,黄光裕就因为在狱中表现良好,被派往监狱医院,当了专门护理“病犯”的护理员。2012年10月,黄光裕又因为在狱中表现良好,获得10个月的减刑,并获得调任花房工作的岗位。

  广东翔宇律师事务所徐周生律师向记者解释道:“理论上,服刑期过半就可以申请假释。同时,犯人的羁押时间可以抵消刑期。黄光裕的14年刑期是从2008年11月17日到2022年11月16日,法律规定实际执行刑期不能少于原判决刑期的一半,从2008年11月起算,到2015年11月,黄光裕的刑期正好过半。”

  “根据法律规定,刑期过半后,可以通过减刑和假释实现提前出狱,同时,通过重大立功可以获得更大程度的减刑,或者保外就医,也是提前出狱的方式。总之,足以影响黄光裕刑期的因素有很多。”

  事实上,早在2006年,黄光裕就曾因为中行贷款案以及税收问题被警方带走调查。当时,在保护伞、“潮汕老乡”、公安部原部长助理郑少东的斡旋之下,黄氏兄弟才算是有惊无险,暂避一劫。

  按照正常情况,这两年国家对减刑、假释的审查非常严,甚至有一些提前假释、减刑的高官名人也被重新抓回监狱。按照目前的法治环境,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实现刑期砍半的可能性非常小。因此黄光裕很难在一年半载里面就能够出来。

  据接近国美内部的知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狱中的黄光裕,其实一直以来都没有停止对国美发展的思考。“国美很多重要的战略决策和决定,都是隶属于黄光裕的直接意志。”

  据该名人士透露,作为知名上市公司的大股东,黄光裕与外界的沟通,实际上有着特殊的“绿色通道”,黄光裕可以通过监狱文书转递的方式获悉、处理公司事务。“黄光裕会对国美的高层直接下令,很多决定并不是总裁王俊洲等人的决策,而是来自于黄光裕的指令和授予。”

  徐周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对于法律没有明文规定服刑犯人不能行使股东权利,只要民事上不与刑事产生冲突,甚至涉及本案,黄光裕可以通过相关程序的申请行使股东权利。

  帝王情结:妻子杜鹃走上前台

  商界大佬在狱中指点江山、运筹帷幄的事并非孤立。2004年“虎山行”行动中,创维老板黄宏生在会议室开会时,遭遇香港廉政公署突袭查抄,于短短15分钟之内,黄宏生等人被迅速拿下,一并被带走的还有大量的公司文件。黄宏生在经历了漫长的调查审理之后,被关进了香港赤柱监狱。

  不过,此后的几年中,尽管有张学斌、杨东文等多位优秀的职业经理人坐镇,救创维于水火、扶大厦之将倾,但远在高墙内的黄宏生依旧掌握着创维的话语权。在黄宏生服刑期间,创维高管每月都得前往赤柱监狱向黄宏生汇报公司进展。

  2009年7月,创维集团发布声明称,黄宏生提前出狱,已回到自己家中。到了2012年,黄宏生选择重回创维,并被聘用为集团顾问,按照合同每年可获96万元的顾问费。而其弟黄培升亦被聘用为彩电事业本部制造部副总经理。其妻林卫平,目前是创维的执行主席兼执行董事。这被认为是黄氏家族重新掌舵创维的信号。

  不过,与黄光裕明显不同的是,黄宏生在复出之后,更多的重心则是放在南京金龙汽车事业上,与创维保持着一段“安全”的距离,坦白讲,就是更注重把握与职业经理人之间的平衡。

  实际上,在黄宏生重回创维之时,时任创维总裁的张学斌就疑因黄宏生的插手而果断去职。而后,黄宏生在多番的人事更替中也变得更懂得放权。

  “黄光裕则不然。二黄最大的不同,就是经营企业的心态,具体而言,就是将打理家业的职业经理人放在什么样的位置。黄光裕控制欲更强,对企业有着浓厚的帝王情结,一直以来十分担心大权旁落,这有悖于现代企业的经营管理理念。”刘步尘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

  当年,在黄光裕被调查后,陈晓开始出任国美电器董事局主席,随后引入贝恩资本,并推出“管理层股权激励计划”,国美电器“去黄氏家族”潮流涌动,黄光裕的国美控股份额面临被稀释的危机,于是引发了一场关于老板与职业经理人之间涉及多方股东博弈,震撼商界的“黄陈之争”。

  此后,以陈晓为首的国美电器提出高管股权激励计划,遭到黄光裕反对。直到2011年,陈晓去职,张大中接任国美电器董事局主席,这场堪称惨烈的企业内斗才终于平息。

  “有意思的是,当把陈晓斗出董事局之后,张大中接掌成为国美董事会的主席,但近两年张大中的身影几乎极少出现。总裁王俊洲、高级副总裁何阳青等人,都是听命于黄光裕的指令和授权。在以陈晓等高管为核心的股权激励计划搁置之后,曾先后担任营运中心总经理、连锁中心开发总监、国美通讯总经理、华北大区总经理的重臣孙一丁在动荡时代离职,不少在陈晓时代曾坚定地站在陈晓那边的黄氏旧部,也重新变得‘识时务’。如今的国美已彻底回归黄氏家族,黄氏风格在重新不断显现。” 上述知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谈道。

  黄光裕与妻子杜鹃,堪称是一对革命伴侣,亦是商业上的最佳拍档。黄光裕在狱中曾经有句名言:“国美有你在,我放心。”杜鹃则回应,待黄光裕出狱时,一定会给一个更好的国美。

  小黄光裕四岁的杜鹃出身银行系统,对金融资本颇有研究,多位专业人士曾评价杜鹃管理天分不比黄光裕差,精通财务资本业务运作,甚至更加亲民。

  实际上,在黄光裕身陷囹圄之后,杜鹃曾因涉嫌经济犯罪接受调查。后被判处缓刑的杜鹃通过与外方投资人的斡旋,帮助黄光裕夺回控制权,为黄陈达成妥协起到了关键性作用。

  但是,即便黄光裕仍未出狱,杜鹃却一直在为丈夫的国美事业版图做着修正甚至重构。而近来这种迹象愈发凸显。

  2015年以来,在2012年乃至2013年间极少抛头露脸的杜鹃,开始以颇高的曝光率出现在公众视野。年初,在国美年会上,杜鹃以老子名言“慎终如始”勉励国美持续变革。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国美系最近涉足的一系列金融收购,杜鹃都是直接战略决策人。

  复出猜想:狱中七年,江湖已变?

  黄光裕入狱之后的几年中,国美一直受困于内耗纷争,频繁改弦易辙,战略摇摆不定,既错失了家电发展的黄金时代,也错失了过去打拼下来的大好河山。

  1987年1月1日,国美电器在北京起家。从1993年始,国美电器建立起低成本、可复制的发展模式,形成中国家电零售连锁模式的雏形。

  2004年,黄光裕通过一系列的资本操作,国美在香港联交所成功上市,成为中国首家在海外上市的家电连锁企业。黄光裕还擅长将狼性扩张发挥到极致,通过一系列的扩张和并购,吞下了永乐电器、大中电器等一众竞争对手。

  自2008年黄光裕被调查起,国美的日子就一直很纠结。开店还是关店,左右手互搏如何平衡,电商如何盈利,这些问题一直困扰着国美,彼时的国美犹如一头困兽。

  到了2012年,国美电器忽鸣警钟,报出巨亏近6亿元,为上市以来首次亏损。与此同时,老对手苏宁则喜报983亿元的战绩,两相比较,实为茫然。

  更加令其措手不及的是,近几年来,整个家电连锁业骤然生变,电商势力崛起,传统零售江河日下,甚至不断挨打。在刘步尘看来,“眼下,家电业的竞争正在走入下半场。所有的竞争对手、商业形势、市场环境,全都变了”。

  国美过去的对手只有苏宁一家,现在,阿里、京东等劲敌更是以汹汹之势来袭。2014年,京东交易额为2602亿元,在一线城市家电零售市场份额已经达到60%,全国市场份额占到三分之一,国美在线上份额只有1.7%。零售大佬换成了马云和刘强东。江湖,已不是原先那个江湖。

  自2012年起,苏宁利润从2011年的46亿元急转直下至去年的巨幅亏损,转型可谓吃尽苦头,不过,董事长张近东却丝毫没有采取守势的意思,反而加大投资物流建设、介入PPTV等新业务等,向互联网转型的脚步始终坚定。

  2014年财报显示,国美的盈利能力获得明显增长,营收603.59亿元,净利润恢复到12.79亿元,同比增长43%,总门店数为1132间。苏宁方面营收1089亿元,净利润为-12.52亿元,总门店数营收为1696亿元。

  事实上,早在2012年,国美收购库巴网,原本有机会抢夺先机,但由于定位不清,双品牌运作了一段时间才发现同床异梦,两年后调转船头,整合库巴,发力线上,这一掉队便输给了时间,几乎是坐等京东做大。此时国美对电商的定位从攻势转成了守势,当别人都在疯狂做电商、下沉O2O时,国美只能不断战略收缩。

  在如此紧迫焦灼的大环境下,黄光裕要如何在监狱中领导国美搏杀,未来的国美又该如何走?

  事实上,虽然身陷囹圄,但从国美近年来的举措可以看出,狱中的黄光裕对于国美的发展有着自己的规划。

  其实,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商业运作逐渐风生水起之后,黄光裕便极为信奉并十分懂得实践潮商代表李嘉诚所说的“商者无域”,无论是金融借贷、房地产,黄光裕多有尝试,未曾惧怕跨界。而去年开始,国美也早就已经在金融领域作出一连串的布局。

  2014年,国美进入黄金电商,与诺安基金合作推出了互联网金融产品“美盈宝”。为了补强国美电器的金融服务能力,2014年末国美又宣布斥资19亿元入股徽商银行,持股5.41%,尽管这一认购最终未能通过证监会审批,但家电零售企业进军银行业的愿望不难理解,早前,苏宁已在中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注册了“苏宁银行”这一名称。

  同时,家电行业的跨界合作已逐渐成为主流。眼下,国美与索尼、康佳先行达成2015年深度战略合作协议,重点在智能化零售建设、供应链协同优化、大数据信息共享、二级市场拓展、差异化产品定制等多个方面开展深度合作。

  2015年,国美还会将主要精力放在二、三线城市的门店拓展、3C通讯品品类进一步强化、与传统商超的联营门店(比如与物美合作运营家电销售)上。同时,10万员工做微商成为再造一个国美的坚定砝码。

  此前,刘强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他并不担心国美,“国美不太可能有能力介入到电商价格战中,因为其灵魂人物黄光裕身陷囹圄。”刘强东说。但从现在来看,这或许低估了黄光裕对国美的把控力。

标签:国美   黄光裕

休闲一乐

曝光台EXPOSURES

专题策划SPECLAL TOPICS

原创ORIGINAL NEWS

本周热门THIS WEEK’S

PK台PK PLATFORM

视觉VISUAL SENSE

导购&评测GUIDE&EVALU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