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深度

周鸿祎寻枪:贾跃亭不是敌人 不然会便宜雷军

来源:中国企业家 作者:  2015-08-20 10:43:35 
7月底有新闻曝出360将要收购HTC,周鸿祎当面向我们否认了此事。当被问及,如果找上门,是否对这家公司感兴趣时,他说,“我觉得HTC是挺值得学习的公司,还是挺有兴趣的。”

  周鸿祎用手指划过奇酷手机背面的边框,告诉我:看看,加了这一道磨边的工艺,是不是金属质感更明显了?

  这个展示手机细节的动作,雷军很熟悉,贾跃亭很熟悉,周鸿祎也必须要熟悉起来。

  而在此之前,周亲力亲为推产品流传最广的段子是:他要看一下朋友电脑上有没有装360杀毒软件,如果没有,他就动手帮你装上。

  现在,来自互联网世界的周鸿祎想硬起来。

  谈何容易。他自己也说,“一个企业最成功的地方往往也是最不成功的。互联网很多公司,包括BAT做硬件都不太成功。可能就是硬的软不了,软的硬不了。”

  即使如此,这个性格很硬的人,还是想让产品也硬起来。如此的选择,让不确定的焦虑覆盖了他。他有颠覆者的标签,而且是少数挑战过BAT三家公司的幸存者,可他现在满口是对硬件的敬畏。

  7月底有新闻曝出360将要收购HTC,周鸿祎当面向我们否认了此事。当被问及,如果找上门,是否对这家公司感兴趣时,他说,“我觉得HTC是挺值得学习的公司,还是挺有兴趣的。”

  45岁的周又重新站在了挑战者位置。对于做硬件,他比所有同级别纯互联网公司都做了更多尝试。他选择了手机行业最艰难的一个时刻入局,IDC(互联网数据中心)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六年来首次出现下滑,与之对应的是各大手机品牌销售数据的陡峭增长。华为刚刚宣布,截至今年5月份全球手机出货量达到4820万部,小米则上半年共卖出3470万部手机。魅族、中兴等品牌也找到了自己的精准用户。

  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第一波红利终结,行业领导者的跑马圈地基本完成,新闯入者试图撬动甚至改写市场格局,将不是件容易的事。

  周鸿祎可从来不认为自己是纯粹新手,他强调自己是最早看懂小米模式的人,而且说不管传统手机厂商还是罗永浩这些局外人做互联网手机,“我在其中起了主要推动作用。”

  的确如此,2012年,360联合华为、海尔等手机厂商推出特供机,甚至曾一度引起雷军关注。但因为松散联盟的合作关系,最后以失败告终。后来,外界用“搅局”、“玩票”、“斗气”这样的字眼定性周鸿祎第一次做手机。

  对周的一个警示是,要做硬件,松散联盟难成大事,必须要加大筹码。如今随身WiFi、摄像头、儿童手表等产品都更新至三代。他去珠海找黄章、见董明珠,去年平安夜,尘埃落定,他宣布与酷派成立手机合资公司,召唤团队随他南下做手机。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的入场宣言显示了他内心的不甘。

  从软到硬,一直是条险途,融合中的妥协不难想象。摆在周面前是两个缺乏标准答案的难题。一,虽然有酷派助力,360如何从一家软件公司进化成软硬综合体?两家基因不同的公司怎么解决冲突和矛盾?第二,做手机要求极强的前瞻性,他和团队是否具备这样的预见能力?

  他努力以一个不断清零的再创业者姿态,与这个世界对话。

  13年前,陆川曾拍过一部电影《寻枪》,警察马山一夜梦醒后,发现自己的枪不见了,丢失的枪里面有三颗子弹。于是,马山开始走上了一条寻枪之路。

  姜文饰演的马山,和他饰演的很多角色一样,有点一根筋。“枪”在电影中代表权力、男子的性能力、道义与责任,马山丢失了这么多东西,身陷困境,绞尽脑汁去寻它。枪,也是周鸿祎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隐喻符号,关于他和AK47的故事,不用赘述,从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时代,很多互联网大佬都丢了自己的“枪”,周鸿祎要通过硬件,把“枪”找回来。

  敌友扑朔

  性情温吞的大神干了件任性又极端的事情,599元售价腰斩至399元。在与小米的对峙中,这是一记实拳。

  一个投资行为分散了他的注意力。6月28日,乐视网旗下香港公司Leview Mobile出资21.8亿元获得酷派集团18%的股份。这位酷派新晋的第二大股东,前不久才骄傲地在同一天连发三只手机,如今间接在360与酷派的合资公司奇酷也有了话语权。

  消息公布之前,周鸿祎在微信吐槽,有人在他背后捅刀子。外界没法不联想是乐视投资酷派让他情绪激动。吐槽符合红衣大炮一贯的风格,无人惊讶。几天后,他和360又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迅速冷却,反倒令旁观者不适应。

  三家风口浪尖的上市公司陷入纠葛,在手机行业前所未有。乐视和360恰是互联网公司里做手机投入最多、用力最猛的两个玩家,他们同时绑住酷派的左右手,外界无从分辨周鸿祎和贾跃亭是敌是友。

  一切要从酷派说起。这家公司由运营商倒逼转型的故事人尽皆知,所以才有了后来的大神,以及与360成立的合资公司。但与360合作之初,郭德英不允许任何人染指他一手创办的酷派集团。

  双方签署的协议中有一条规定,“未经酷派同意,360禁止在二级市场以任何方式收购酷派股票。”工程师出身的郭德英将企业视如己出,有一段时间公司股价低迷,有人猜测他担心周鸿祎趁虚而入,悄然翻身一跃成为酷派大股东。

  周鸿祎倒是很配合。他明确表态,绝不触及酷派现有的存量市场,或者说那不是他感兴趣的地方。甚至对于是否接纳大神这个品牌,他都曾犹豫过。从零做一款纯粹的互联网手机品牌是他四年来的心结,他需要的是酷派的硬件团队与供应链支持。双方还有纸面约定:奇酷产品的互联网营销由360来主导,所有酷派产品必须预装360 OS系统等。

  三方陷入僵局时周鸿祎反思,也许当初直接投资酷派集团是最简单的。“但是我觉得人家是有自己基因的,我们应该利用他们的积极性。如果将来老郭退休了,这件事我们未必搞得定,我对硬件还是挺有敬畏的。当初想的是,最好跟他合作一个新公司,这样会比较轻灵。”

  5月6日,周鸿祎在北京发布手机品牌奇酷,鲜少公开露面的郭德英热情捧场。俩人手指在东莞松山湖畔的合影向众人阐述联姻机缘,气氛融洽。

  就在一个多月后,郭德英引入乐视投资。据接近谈判的人透露,在整个投资中酷派表现得更为主动。

  “本来老郭对互联网手机挺有信心的,但是跟我一块合作过程中,他可能有点吓着了,他觉得这些做法都很疯狂。”周鸿祎认为,郭德英做手机的三观被颠覆了,他觉得这个游戏自己没法玩了。

  甚至有人进一步揣测,郭德英已经萌生退意。因为就在乐视宣布投资的第二天,他便卸掉酷派总裁一职,而且出让给乐视的均是郭本人的股份。酷派中国区总裁赖赣峰则否认了郭要退休的说法。

  但乐视并非是郭德英的唯一选项,因为合资公司奇酷的这层关系,他最先想到的是360。酷派CFO负责把郭引入新一轮投资人的打算转达给周鸿祎。接到消息后的周,无力阻止酷派的计划,第一反应是摸自己的口袋。

  他有很多地方需要花钱。首当其冲是私有化,在现有中概股中,360是宣布私有化公司里体量最大、市值最高的。很显然,这个回归动作将吃掉大笔资金。周鸿祎给尚未面世的奇酷预留了4亿美金,这是手机价格战的“军用物资”。当然,还有一笔4.0905亿美元的资金去年12月已经花出去了,360以此换取了奇酷45%的股权。如果此时他再接手酷派,还大概需要4亿到5亿美金。

  然而截止到2015年3月,360上市公司显示账面现金及等价物约为14.94亿美元。

  “第一我没有太多现金,正在做私有化;第二,这个钱是用来买别人的老股,不是放在公司。钱从哪来?”周鸿祎承认,如果当时他什么都不做,肯定是贾跃亭接手。“老贾擅长资本,我不太会玩这个游戏。”

  搅动战局的关键人物终于出场了。贾跃亭对硬件的野心不亚于周鸿祎,但是以乐视对手机的理解和积累,他与周一样,对传统手机厂商有着同样的诉求,而且他们的可选项都不多。中华酷联加上魅族、OPPO等,酷派引入合作的态度最开放。6月最后一周,贾跃亭在深圳与酷派就合作细节进行谈判。一场尴尬的三边会谈之后,周鸿祎接受了乐视即将入股酷派的事实。

  但是乐视发布公告前后,他又为何表现出不快?接近周鸿祎的人猜测,他可能是对双方公布投资的时间不满,“老周觉得整个过程太快了吧,虽然他理解两家结婚的诉求和苦衷,但是他觉得应该先安顿好奇酷,比如明晰责权,再引进乐视。”

  据说,贾跃亭和郭德英一顿好言相劝才平息他的怒火。他们给出的解释是,因为两家都是上市公司,担心消息走漏,造成股价波动继而影响合作。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的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一位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在于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事情发生后,周鸿祎与贾跃亭私下有过一次长谈,并且最终形成默契,“井水不犯河水”。周鸿祎很清楚这笔账该怎么算,“他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乐视移动总裁冯幸也公开回应,“乐视是酷派集团的股东,所以肯定不会做伤害奇酷的决策。”互相不能挖墙脚的事,也体现在协议中。

  看上去,这是个各取所需的桥段。郭德英得到他想要的安全感:卖掉一部分股票落袋为安,如果酷派股价在贾跃亭的介入下有所回升,也不是什么坏事。而且酷派现在有了双保险,不管是360还是乐视,只要一家能把互联网手机做起来,对酷派都是有利的。

  贾跃亭通过入股酷派集团,不仅能与旗下ivvi深度合作,酷派每年几千万的出货量会是他生态布局的重要通道。

  一向不愿吃亏的周鸿祎自我安慰,“虽然母公司资本层面发生变动,但是我获得了更多人才、供应链的支持,包括团队获得了更大话语权,我觉得是更好的结果。”

  360与酷派的最初协议中曾有款保护性条约:如果母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周鸿祎有优先选择的权力,既可以要求出让奇酷股份,也有空间争取公司的实际控制权。当然,他很可能会选择后者。

  周鸿祎对合资公司第一次股权增持是在今年5月26日,360旗下公司TechTime投入4500万美元,因此对奇酷持股比例由45%提升到49.5%。如今看来,这个举动很可能因乐视插足而起。

  相应地,360的话语权也会增强。比如,原来360并没有独立定价权,难免为此扯皮。大神直降200块,周鸿祎没有跟郭德英打招呼直接拍板,酷派内部虽然没有反弹,但是大家都承认,没有谁敢做出这个惊悚的决定。现在周鸿祎可以根据用户的反应自主定价。发生变化的可能还涉及到生产环节,理论上都是交给酷派,据说正在逐步减小依赖程度。

  另外根据最新的协议,奇酷将得到酷派硬件和供应链的人才,也就是一支做手机的完整队伍。很显然,周鸿祎将会完全主导这家公司。从原点到起点,他已经花掉了3年时间。

标签:周鸿祎   贾跃亭

休闲一乐

曝光台EXPOSURES

专题策划SPECLAL TOPICS

原创ORIGINAL NEWS

本周热门THIS WEEK’S

PK台PK PLATFORM

视觉VISUAL SENSE

导购&评测GUIDE&EVALU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