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行业

用广告胁迫!英媒:三星涉嫌操纵韩国媒体

来源:亚设家电网 作者:  2017-08-25 14:54:46 
英国卫报称,周五,韩国“世纪审判”将对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行贿案作出判决。但除此之外,报道强调,行贿案中所披露出的信息证明,三星电子有操纵韩国媒体之嫌

  英国卫报称,周五,韩国“世纪审判”将对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行贿案作出判决。但除此之外,报道强调,行贿案中所披露出的信息证明,三星电子有操纵韩国媒体之嫌。

  三星电子正在等待周五对其几位在任和前任重要高管们行贿前总统朴槿惠一案的裁决。一旦坐实2015年争议性并购案中李在镕对朴槿惠存在行贿事实,李在镕或将面临12年量刑。

  行贿案的调查似乎牵扯出了三星电子更大更深的秘密。报道称,检方提供的证据显示,在三星电子某一高管所披露的短信中发现三星电子涉嫌串通韩国部分国家媒体。

  报道称,7月和8月,韩国媒体Sisain和Media Today首次披露一些媒体高管和记者于2016年8月给三星前高级顾问Jang Chung-gi发信,信中包括数次攀附请求。

  韩国《文化日报》总编金炳志(Kim Byeong-jik)请求批准其通过签署额外广告合同以进行票据融资的事宜,信中写道,“对我即将请求您的事情我感到非常抱歉并且羞愧……我希望您能对此感兴趣并能多加关照。非常抱歉。我保证今后以‘好’文章和报道作为回报”。

  当媒体监督机构Media Today质问金炳志是否存在这些短信时,他表示无法回忆起那段时间所发出的所有讯息。金炳志现仍为韩国《文化日报》的主编,当问及此事时,《文化日报》统一口径,不予评论。《文化日报》至今仍在为三星服务。李在镕被捕当日,该报纸用极其惋惜的口吻发文称,“李在镕被捕,韩国商业经营将面临困难”。

  另一披露讯息来自韩国《每日经济报》副社长朴世容(Park Shi-ryong),信中写道,“虽然难以启齿,但我希望能够进入三星子公司董事席位。我可能不够完美,但只要您给我这次机会,我定会做到最好……抱歉”。

  朴世容曾正式向《每日经济报》道歉,并表示发信时并未在报社任职。《每日经济报》表示,讯息系朴世容私人信件,不予置评。

  此外,韩国广播CBS(勿与美国CBS混淆)的一位高管李熙善(Lee Hee-sang)在事发后亦公开道歉,表示其曾向三星前高级顾问请求为其儿子在三星谋职。李熙善表示自己的儿子后并未在三星及其子公司任职。

  受贿案三星代表律师在7月表示,“发信者大都为三星前高级顾问的个人交往对象,讯息本身也并不能说明什么,不过是一堆毫无关联的信息碎片”,“这些讯息与此案并无关联,而且,作为三星战略办公室负责人,收到这么多人的短息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但报道强调,在各方政客施压、媒体倡导新闻自由环境下,此次讯息事件是打开三星电子与韩国媒体复杂关系的窗户。据悉,这已不是三星第一次压制媒体批评声音了。

  在2016年的争议并购中,三星高层给韩国时事周刊《时事杂志》(Sisa Journal)社长Keum Chang-tae打电话,要求撤掉有关三星内部政治的稿子。

  曾任韩国《时事杂志》时政记者Ko Je-kyu透露,“只因三星觉得这篇稿子不舒服,社长就越过主编,直接在印刷环节亲自撤下了稿子”。

  为示抗议,时政记者Ko Je-kyu与其同事一道离开韩国《时事杂志》社并创办了如今披露该讯息事件的媒体—Sisain。

  事后,韩国法院裁定该撤稿事件违反了报道的公正、完整性。韩国媒体对此纷纷表示,撤稿系三星惯用伎俩。Ko Je-kyu透露,“三星和一些媒体经常会在出稿前达成协定”,“三星通常是通过广告部、主编或其它高管达到目的”。

  三星的砝码似乎来自其广告项目。一份来自经济改革研究机构的报告(2015年)称,三星是韩国最大的广告商,而利用广告项目控制媒体系三星一直为人诟病之处。

  Ko Je-kyu透露,“对此,三星更倾向于‘买保险’的说法。当有关负面报道即将发布,这种影响力则会显现出来”。“最后,媒体只能自我审查以示忠诚。即使在三星未出面打电话的情况下,这些媒体亦会主动撤稿,因为一旦报道,则会失去三星这个大广告商”。

  巨大的广告收益让这些媒体对三星更加忠诚,各大媒体感受到了胡萝卜代替大棒政策的影响。2007年,在韩民族日报(The Hankyoreh)和京乡新闻(Kyunghyang Shinmun)于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披露三星行贿事实后,三星大面积收回对这两家媒体的广告投资,并发动民间团体和媒体集团对其进行“舆论压迫”。迫于财务压力,这两家媒体不得不裁减甚至停发工资,然而,三星对此予以否认。

  韩国西江大学(Sogang University)媒体与文化研究所研究员彭日程(Pang Hui-kyong)表示,这种自我审查文化影响有关三星的新闻报道。在2007年至2014年期间,对三星工厂化学超标致使员工患病的报道中,大部分韩国主流媒体站在了亲三星一列。

  研究员彭日程表示,“事发后7年内,三星一直在否认这项质控,认为那是员工自身疾病,韩国大多主流媒体就回避此事或仅发布一些受害者的声音”,“但当法院裁定员工是因工受伤后,三星不得不立即道歉,此时,则有大量媒体开始纷纷报道此事,这些媒体总是等着三星发声后才敢发声”。

  “广告仅是三星控制(媒体)的冰山一角,我认为存在一种‘三星主义’同样在深刻影响着韩国媒体”,“这种主义认为三星是韩国‘国际竞争力’和‘全球领导力’的化身,三星危机就是韩国危机”,研究员彭日程说道。

  报道称,也许多数三星舆论战略就根基于此种“主义”,但此次讯息事件同样披露了其隐秘勾结策略。

  报道还披露,三星证券前总裁Hwang Young-ki将韩联社代理主编Lee Chang-seob描述为“三星的一臂之力”。Hwang Young-ki提到了两次关于探讨报道方向的通话,并对金炳志说,“韩联社代主编Lee Chang-seob非常期待您能将他扶正”。

  如今,Lee Chang-seob已成为韩联社新闻电视管理团队负责人,无法取得联系,但通过韩联社记者联合会发声,“对所披露的讯息,他没有做过令‘个人道德蒙羞’之事”。

  韩联社发言人表示,正在内部调查,无可奉告。

  据悉,今年早些时候,因涉及行贿案,三星已解散其战略办公室。来自韩联社174名记者公开谴责三星高管的联名请愿书和来自韩联社和韩国《每日经济报》记者联合会的公开谴责声明似乎都未影响三星运作媒体的方式。关于此次讯息事件的报道正在被压缩,一些文章已消失。

  涉及讯息事件的Jang Chung-gi目前无法取得联系,周五不出意外的话,他将面临10年量刑。

  三星电子对此仍不予置评。(网易科技)

标签:三星   李在镕

休闲一乐

曝光台EXPOSURES

专题策划SPECLAL TOPICS

原创ORIGINAL NEWS

本周热门THIS WEEK’S

PK台PK PLATFORM

视觉VISUAL SENSE

导购&评测GUIDE&EVALU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