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行业

“宿敌”富士康三星争霸 手机制造商洗牌在即

来源:亚设家电网 作者:  2018-03-20 09:15:23 
随着全球手机市场的增长放缓,不管是手机品牌商还是手机制造商,都在进行市场的争夺。在手机制造商方面,去年四季度富士康在经历近三年的落后后,再次超越三星,不过,这会成为常态还是昙花一现,则有待观察

  随着全球手机市场的增长放缓,不管是手机品牌商还是手机制造商,都在进行市场的争夺。在手机制造商方面,去年四季度富士康在经历近三年的落后后,再次超越三星,不过,这会成为常态还是昙花一现,则有待观察,此外,手机制造商在不断经历洗牌,集中度逐渐提高。对于手机品牌商而言,抢夺流量入口,做大互联网服务成为其发展的不可或缺之路,因此,华为小米等九大厂商推统一快应用,打响“入口”保卫战。

  “宿敌”富士康和三星在手机制造上向来难分高下,而三星近三年的称霸于2017年底开始松动。

  近日,根据市场研究机构IDC的供应链报告,富士康在2017年第四季度超越三星成为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制造商,拿下苹果iPhone 8和iPhone X的产品订单后,富士康再次展现实力,同时,排名上升的还包括苹果的另一家制造商和硕。

  不过,从2017年全年排名来看,三星依旧稳坐第一,前十的智能手机制造商分别为:三星、富士康、OPPO、vivo、和硕、LG电子、英华达、伟创力国际、华勤通讯和中兴。其中,三星、OPPO、vivo是典型的inhouse,即自己建厂生产自有品牌,富士康、和硕等较多地承接代工项目。

  多位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随着三星市占比的下滑,富士康旗下代工品牌和自有品牌的出货上升,富士康守擂成功的可能性颇大。而随着手机品牌集中度越来越高,背后的代工厂也在发生马太效应。

  轮流坐庄

  事实上,在IDC每年的手机制造商的排行榜中,三星和富士康轮流第一,但是自2015年以来,三星一直位于榜首,那么为何去年年底开始反转?

  IDC全球硬件组装研究团队研究经理高鸿翔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道:“其实富士康做了很多海外的SKD生意并没有统计进来,我们主要从CKD角度来计算。一方面,苹果2017年第四季度有8000万台左右的量,大概有70%以上是交给了富士康,比三季度增加了不少;另一方面,诺基亚品牌基本上设计、生产都是富士康来做,夏普品牌中富士康持股比例很大,过去夏普在中国也有工厂,现在有一部分开始发给富士康来做。”

  因此,从富士康制造的手机品牌来看,这样的转变并不奇怪,除了苹果,华为也是富士康的客户。再加上自有品牌的提升,富士康超越三星也是意料之中。

  此外,三星自身的业绩并不乐观,尤其是在中国市场的市场份额丢失严重。中国手机联盟秘书长老杳就认为:“主要是由于三星这两年业绩下滑,从数据看,三星一年销量在3亿台左右,苹果在1.8亿-2亿左右,富士康再加上其他客户,制造量容易超过三星。对于三星来说,整体来看中国市场再起色比较难,接下来三星会死守印度市场。”目前在印度手机市场中,小米、OPPO、vivo等中国品牌和三星竞争最激烈,过去一两年来看,三星在印度的份额在下滑。老杳表示:“不能说印度市场对三星致命,但是如果丢了,其他亚非拉市场会受到越来越多的压力。”

  同时,劲敌富士康也并非进展完美。尽管富士康正在努力地摘掉“代工厂”的代号,但是目前苹果订单仍支持其主营业务,而利润在逐渐趋薄。多年来心心念念的品牌——投资收购的诺基亚和夏普也并非一帆风顺。高鸿翔指出:“后续还要看诺基亚和夏普的增量,目前诺基亚的计划蛮积极,诺基亚去年出货量在1050万左右,今年喊出3000万的目标,我们预计这两年全球手机只有3%-4%的成长而已,会不会达成还很难说。富士康旗下的另一个品牌富可视则出货量很小。”

  除了三星和富士康,在排名榜上的OPPO和vivo也值得注意。此前业内就盛传这两家完全inhouse的厂商正在寻求代工,业界认为主要是由于印度市场竞争激烈,而中低端市场占据主要份额,代工厂商能够帮助品牌商降低成本。第一手机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据我了解,OPPO正在寻找ODM厂家,而OPPO自主研发会聚焦在旗舰机型。2017年OPPO就停止了高增长,寻找ODM,可能是对印度的布局有所反思,觉得还要发展中低端手机。”

  根据Counterpoint ODM Monitor Service的最新研究报告,在2017年中,由外部ODM或IDH设计的智能手机的出货量占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的23%。 展望未来,我们预计外包设计的智能手机的出货量将继续上升,并达到35%的水平,因为他们的许多客户扩展到新市场并专注于上市时间。

  制造商集中

  IDC的数据表明,在2017年第四季度,全球智能手机生产增速陷入停滞,产量同比下降13.8%,环比仅增长2.1%。在手机增速放缓的情况下,手机制造商也随之波动,近年来代工厂资金链断裂、倒闭不断。随着手机品牌的起落,代工厂也不断地洗牌,不过,业界人士多认为目前大格局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老杳说道:“一方面手机行业增速在放缓,另一方面品牌越来越集中,这也会给中小品牌更大的压力。如果代工厂的客户是优质品牌,就会比较稳定,客户比较小的话麻烦会比较大。就国内来说,代工厂也是前几名做得比较好,闻泰、华勤、龙旗等,代工厂也呈现集中的趋势,大格局还是很难发生变化。但是,印度等地还有一些小品牌寻求代工,所以并没有被大的代工厂完全垄断。”

  在代工外包的模式上,孙燕飚举例道:“小米的外包是战略外包,成为代工厂股东,以持有工厂的外包形式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另外一个现象就以联想为代表,全部外包,但是容易赶不上市场的变化;此外,也有非核心产品上的外包,比如华为的畅享系列,交给了闻泰科技和中诺,也做成了明星产品。”

  他还表示,国内代工厂家目前已经出现龙头企业,比如闻泰科技,龙旗、华勤、中诺等,随着客户订单越来越大,他们的地位也越稳固。比如,华为2018年释放了6000万订单,华勤接了3000万、闻泰2000万、中诺1000万。对于小代工厂而言,部分由于去年海外订单缩水也被洗牌,很难赚取利润。

  Counterpoint的报告指出,将设计和制造智能手机外包给ODM公司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尤其是在低端市场,其交付时间和成本有时比创新更重要。尤其是中国智能手机原始设备制造商(如华为、小米、金立、魅族等)、新兴市场的当地领军企业(如Micromax、Lava等)和电信公司拥有自主品牌智能手机产品线的运营商(如中国移动、Reliance Jio等)。

  该报告还表示,过去十年,全球ODM / IDH中心已从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转移到中国大陆。中国大陆集中了全球IDH / ODM产业价值链上的大部分资源,构建了一个强大的生态系统。它使中国大陆能够覆盖包括研发、PCB设计、材料采购、供应链管理和产品制造在内的全套服务;中国台湾的重点是设备制造和EMS业务,同时仍然在高端领域为有限OEM制造商提供ODM;日本、美国和韩国是先进部件的主要供应商;东南亚例如印度和印度尼西亚正在提供组装服务。2017年,仅中国大陆的ODM就占据了ODM设计/制造的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的90%以上。

  此外,在全球手机市场增长放缓后,手机制造商也在新兴领域,例如服务器、智能扬声器、AR/VR耳机和其他物联网连接设备。(21世纪经济报道)

标签:富士康   三星

休闲一乐

曝光台EXPOSURES

专题策划SPECLAL TOPICS

原创ORIGINAL NEWS

本周热门THIS WEEK’S

PK台PK PLATFORM

视觉VISUAL SENSE

导购&评测GUIDE&EVALU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