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行业

暴风神话落地:那些年说过的事变成一地鸡毛

来源:亚设家电网 作者:  2018-07-03 09:24:48 
三年前,暴风集团还叫暴风科技,作为第一家拆除VIE架构回归A股的互联网公司,甫一登陆创业板,即收获近40个连续涨停。从它身上赚到钱的股民说它是神股,错过它的则骂它是妖股。

  截至目前,冯鑫的股票质押率95.35%,平仓价格在10元-12元之间。2018年6月22日,暴风集团收报14.2元,已逼近预警线。

  从暴风近几年的财报来看,不仅传统的视频广告急剧萎缩,新增的每项业务几乎都在失血。从上市第二年的2016年开始,暴风就在亏损。

  2018年6月5日晚,暴风集团(300431.SZ)披露一份不超过5000万元的创业板小额快速融资预案,第二天开盘,被砸到跌停。此前的5月9日,它刚撤回一份金额达18.42亿元的募资申请。

  “连5000万都需要去市场上募集,暴风可能连这点钱都掏不出来了。”一位金融机构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分析。

  2017年财报显示,暴风集团通过吸收少数股东投资和借入现金9.97亿,偿还各种债务后,净流入4.99亿,勉强维持了公司正常的资金周转。

  暴风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冯鑫几乎押上了全部身家。据同花顺iFinD金融数据终端显示,截至目前,冯鑫的股票质押率95.35%,平仓价格在10元-12元之间。2018年6月22日,暴风集团收报14.2元,已逼近预警线。

  三年前,暴风集团还叫暴风科技,作为第一家拆除VIE架构回归A股的互联网公司,甫一登陆创业板,即收获近40个连续涨停。从它身上赚到钱的股民说它是神股,错过它的则骂它是妖股。

  “偶然又荒诞”

  2015年3月24日,暴风科技在深圳创业板上市,几个连续涨停后,按照账面浮盈,公司内部仅亿万富翁就诞生了10位,冯鑫身家最高时超过百亿。

  与许多将上市看作人生里程碑的企业家不同,冯鑫上市前接受过唯一一次专访,面对即将迎来的暴富,这个喜欢摇滚与哲学的创业者形容自己的感受是:偶然又荒诞。

  冯鑫1972年出生于山西阳泉的一个教师家庭,与百度创始人李彦宏是老乡。1993年,他毕业于合肥工业大学管理学院,先是在雷军的金山软件公司做市场总监,后来在周鸿祎掌管的雅虎中国待过一段时间,2005年开始创业。

  冯鑫一直执著于做软件,或者说是“免费+广告”的商业模式。2007年,他收购了视频播放器暴风影音,并且成功地让其成为那个年代PC端的装机必备。

  但新的浪潮不久就到来,优酷、土豆等视频网站陆续崛起并挑起版权大战,拼命烧钱以争夺用户资源。

  而暴风放弃了这场版权以及用户的争夺战。冯鑫曾多次反思,他当初战略判断失误,对融资的理解不够,总觉得借了钱要还。此后,暴风被其它视频网站拉开距离,创始团队大量流失。

  早在2006年,冯鑫就已搭建VIE架构,引入IDG、经纬中国的美元投资,做好了赴美上市的准备。但2010年-2011年,优酷、土豆先后赴美上市,市场情况却并不好,这让已经落后的暴风失去了赴美上市的意义。

  不过在此期间,新的机会出现。中信证券找到冯鑫,此后,暴风将上市方向调回A股,拆除VIE架构,并引入新的投资者。

  新的投资者中,除了中信证券旗下的青岛金石暴风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还有IDG在国内发起的首只人民币基金——北京和谐成长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股东包括全国社保基金、国开行以及多个地方政府。

  和谐成长成立于2010年8月,一共募集了36个亿,据媒体在2018年的统计,和谐成长投出的30个项目中,5个都获得了IPO。

  为了满足A股三年盈利的上市条件,暴风选择节流。依靠缩减购买版权的费用,成为国内唯一一个能够盈利的在线视频玩家。2015年,乐视网(300104.SZ)为购置版权预付超过5亿,暴风只花了4500万。

  A股IPO停摆两年半后,终于在2014年春天再度开闸。暴风上市之际,正逢牛市顶峰,作为第一家拆除VIE架构回归A股的互联网企业,一时风头无两,连保荐机构都是只做大项目的中金证券。

  在暴风创富故事的示范效应下,众多在海外上市的中概股,纷纷启动私有化,打算回归A股。很多还没有上市的互联网公司,也赶紧拆掉自己的VIE架构,把上市目的地转向A股。

  “不会有第二个暴风了。”一位专注于IPO的投行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暴风上市恰好赶上A股牛市,当时又在炒作中概股回归,再加上稀缺的互联网概念,“可除了暴风影音,暴风还做出过什么知名产品?”

  失血的“联邦”

  上市后的暴风为投资者描绘出一张美好的蓝图,其在2015年年报中称,暴风将从单一视频服务扩展为一个联邦生态——互联网视频、VR(虚拟现实)、智能家庭娱乐、直播、影视文化、互联网游戏和O2O等。

  但从暴风近几年的财报来看,传统的视频广告急剧萎缩,而新增的每项业务几乎都在失血。从上市第二年的2016年开始,暴风就在亏损,至2018年一季度,三年净利润分别亏损2.4亿、1.7亿以及8600万。

  从暴风集团2017年的收入结构来看,暴风TV等硬件已代替广告成为暴风的主要收入来源,销售收入12.83亿,占营收总额的67%。

  暴风TV的运营主体为深圳暴风统帅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暴风统帅),由暴风集团在2015年斥资1.35亿买入30.37%的股权。同年买入的还有直播平台北京风秀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风秀科技)46%的股权,对价4600万元。

  并购这些公司后,暴风集团的商誉从2015年初的291.06万元激增至1.62亿元。而收购时,暴风统帅只是一家营收一个多亿、亏损两千多万的公司。

  上述投行人士表示,商誉做大了暴风集团的无形资产,近几年上市公司最大的问题之一就是商誉高估。

  暴风TV上市后,与小米、乐视等互联网电视竞争,主要采用了低价策略,毛利率仅为-7.15%,这使得暴风TV越卖越亏。

  暴风集团已连续两年减持暴风统帅的股份,目前保留了24.121%,但仍通过“董事会席位”实际控制着暴风统帅。这么做的好处是,暴风统帅的营收和资产全部并入上市公司,但上市公司只需承担亏损的27.34%。由少数股东承担大部分亏损的财技,与乐视网如出一辙。

  并购的直播平台风秀科技,在2016年巨亏6800多万,2017年实现微利500万。暴风集团CFO毕士钧曾公开表示,秀场做得不理想,“我们做PC直播没多久,花椒、映客就起来了,秀场模式向手机转变了,这个过程中我们想得不够通透,团队配备确实做得不是足够好。”

  实际上,红极一时的VR才是暴风集团一度试图发展的核心业务。VR主要由北京暴风魔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暴风魔镜)经营,但这个烧钱的项目,2015年上半年就亏损了1800万。从当年开始,上市公司就将暴风魔镜的部分股份转让给关联公司和高管,剩余的股份不足20%,没有并入上市公司财报。

  2016年初,暴风魔镜获得了2.3亿的融资,仍由“中信系”旗下的中信资本领投。可短短5个月后,中国证监会突然叫停了上市公司互联网金融、游戏、影视、VR等四个领域的定向增发,因为大量A股上市公司纷纷投资这些概念项目来抬高股价。

  加上技术不成熟、内容缺乏等短板,VR迅速熄火,变成了伪风口,上百家VR公司的融资大多停留在B轮。等到2016年年底,暴风魔镜也传出了裁员过半的消息。

  值得一提的是,中信资本正在与暴风魔镜打官司,原因是股权转让纠纷。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在2017年10月裁定,冻结暴风魔镜等两家VR公司总计九千余万元的财产。

  此外,游戏、影视、小额贷款、区块链,几乎每个热点,暴风集团都没有错过,结局也均以政府开始严格规范而放弃。

  最广为人知的是2016年3月,暴风集团抛出了31.05亿元的高额定增方案,以发行股份和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购买甘普科技100%股权、稻草熊影业60%股权、立动科技100%股权。这三家公司分别来自游戏、影视以及VR领域,全部撞在证监会的枪口上,最终没有逃过被叫停的命运。

  冯鑫在日后接受腾讯采访时,谈起这次失败的并购,他说,“我有点膨胀了”。他还感谢证监会救了暴风,因为如果批了,暴风就会投入更大的精力、资源和钱,结果还很可能是失败。

  冯鑫还在为暴风TV和暴风魔镜拼命找钱。2017年底,公告称,暴风TV获得了8亿元融资,估值30亿。此外,暴风魔镜与贵安新区达成了3亿元的投资意向。

  这算是久违的好消息。

  套现离场

  在暴风集团解除限售的2016年,原始股东悉数套现离场。

  2016年3月31日,暴风集团共有10名法人股东、12名自然人股东所持有的1.24亿股,占总股本的45.37%,解除限售。

  在此几天前,暴风集团刚刚结束长达5个月的停牌。正逢股灾期间,面对汹涌而来的解禁股和复牌补跌的双重压力,第二大股东和谐成长首先于股票解禁前宣称,截至3月24日尚无明确的减持计划。

  第三大股东青岛金石则给出一个相当模糊的减持时间,计划于2016年4月5日至2018年3月31日减持全部持股。

  停牌期间,股东们没有闲着,和谐成长与青岛金石的关联方分别与上市公司设立了两只并购基金,宣布将投资于大娱乐等热门行业。其中,和谐成长的资方上海歌斐投资了暴风云帆,与青岛金石同为“中信系”的两家公司,分别作为GP和LP投资了上海隽晟。

  此外,暴风集团还抛出了后来被证监会叫停的31.05亿元高额定增方案,打算并购的三家公司分别来自游戏、影视以及VR领域。

  一系列动作后,暴风集团于2016年3月28日复牌,没有下跌反而收获一个逆势涨停,3月29日股价继续冲高,最高涨至114.98元。

  2016年3月30日,和谐成长随即披露了减持计划,称拟减持全部持股。减持行动始于4月6日,和谐成长通过大宗交易减持暴风集团1100万股,减持均价88.59元/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00%。

  和谐成长此次套现约9.74亿元,另据招股书,和谐成长初始的投资为1486万。以此计算,投资回报约为66倍。此外,和谐成长还有3.84%的股份没有减持。

  翻看2016年的财报,那些持股低于5%的原始股东也不见了踪影,例如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知名投资人江伟强以及蔡文胜。

  此后,暴风集团跟随A股一起进入下跌通道,目前仅剩不到50个亿的市值,较巅峰时刻,已削去三百多亿。

  或有债务几何?

  从财报来看,暴风集团其实算是一家轻资产公司,2018年一季度,其负债合计20.07亿,资产负债率65.18%。但在财报之外,暴风集团曾发起多只产业基金,以杠杆的方式撬动银行及社会资本,大举并购。而这些基金,正在进入退出期。

  从暴风集团的公告来看,暴风集团一共发起过6只基金,并购时间集中在2015年底至2016年4月,虽然经历了股灾,但暴风集团股价仍相对较高。两个月后,才正式开启暴跌之路。

  6只产业基金,共募集资金73.12亿,后来1只转让,还有1只解散,仍剩余62.98亿。大多数时候,暴风集团同时担任普通合伙人(GP)与有限合伙人(LP)的角色,但主要负责管理,出资较少,资金来源主要是银行及社会资本。

  以暴风云帆(天津)互联网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为例,基金共募集5个亿。其中,暴风集团的控股子公司作为GP,认缴出资1万,暴风集团作为LP,出资6999万。

  绝大部分资金由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4亿)与天津平禄电子商务有限公司(3000万)作为LP认缴,前者为诺亚财富旗下公司。

  募集金额最大的一只基金名为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共计52.03亿。暴风集团子公司作为GP认缴100万,暴风集团作为LP认缴2亿元。其余资金分别来自光大证券、招商基金、爱建集团(600643.SH)以及贵安新区等各路资本。

  有些基金投入了暴风集团的关联公司,比如暴风云帆就投资了暴风TV以及暴风魔镜。

  还有一些基金则投资了游戏、直播、体育等暴风涉足的泛娱乐产业。如上海浸鑫跨境并购了欧洲一家名为MP & Silva Holdings S.A.(下称MPS)的公司65%的股权。

  据彭博社报道,MPS是一家全球知名的体育赛事中介机构,业务是商谈球队和联盟赛事的全球转播权。交易对这家公司的估值达到14亿美元,按照65%的股权来计算,与基金募集金额吻合。

  据暴风集团年报,不少基金目前处于亏损状态。比如投资了暴风TV和暴风魔镜的暴风云帆,2016年的净利润亏损720万,2017年亏损1400万。巧合的是,2018年1月,暴风集团为这只基金增资2000万,恰好约等于亏损的净利润。

  值得注意的是,大部分基金的经营期限为3-4年,也就是说,从2018年开始,这些基金已经进入退出期。

  而基金如何退出,广州一位私募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主要是IPO、转让给第三方或公司收购,其中也包括上市公司自己收购。

  其中的风险在于,如果基金无法顺利退出,谁来承担损失?这将决定暴风集团和冯鑫究竟承担了多少或有债务。

  上述投行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暴风集团与冯鑫是否承担或有债务,取决于谈判时谁更强势。如果投资标的是独角兽,认缴都困难,一般不会要求上市公司兜底风险。

  不过另有产业基金人士表示,像MPS这样的项目退出,一般来说,其实就是由上市公司收购,以充实业绩。银行及社会资本是财务投资者,以现金或者换股的方式退出,不承担投资风险。

  他对该项目能否退出表示担忧,因为收购MPS的2016年,有大量的中国企业去海外购买酒店、旅游、俱乐部等。可很快,国家就收紧了外汇资金的进出,2017年又收紧了对海外公司的收购,再加上证监会对体育等并购项目的反感,MPS将很难装入上市公司。

  公告显示,在暴风云帆这只5个亿的基金中,资本方明确要求到期收回投资本金及固定收益,冯鑫承诺为回购义务承担连带责任。至于这样的“明股实债”究竟有多少,无法从公开信息中看到。

  针对这些问题,南方周末记者致电暴风集团,但无人接听。(南方周末)

标签:暴风   冯鑫

休闲一乐

曝光台EXPOSURES

专题策划SPECLAL TOPICS

原创ORIGINAL NEWS

本周热门THIS WEEK’S

PK台PK PLATFORM

视觉VISUAL SENSE

导购&评测GUIDE&EVALU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