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上海免费牌照,五菱宏光的神话还会延续吗?

创业
2021
05/13
14:40
亚设网
分享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连线出行(ID:lianxianchuxing),作者:周雄飞,编辑:子夜。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造出“人民代步车”的五菱汽车,已陷于“冰与火”之中。


5月7日,上汽通用五菱汽车在官微中公布了一份新的成绩单:旗下五菱宏光MINI EV上市270天,销量突破了27万辆。此外,还实现了连续七月国内新能源销量第一和今年前两月销量世界第一的成绩。

这一成绩单公布后,五菱一度受到了业内的广泛关注,而五菱汽车通过这一车型也将特斯拉拽下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榜第一已经很久了,以至于这款车型被誉为“五菱神车”。

然而,一道惊雷很快在五菱汽车头上炸响。

就在五菱汽车发布成绩单的前后脚,“五菱宏光MINI EV暂时无法申请上海市免费发放的新能源汽车专用牌照”的消息在众多新能源汽车群中开始流传。随后,澎湃、新浪等媒体均向上海4S店询问,得到了“目前确实暂时无法申领牌照”的答复。

另据财联社报道,相关的新规预计最早将于5月10日正式发布,并且引述一些4S店员的话称,被“除名”的不止宏光MINI EV,而是几乎全部微型电动车——车长4.6米以下、售价低于10万元的新能源汽车都可能无法获得上海新能源汽车牌照。

有关上海新政的报道,图源财联社五菱宏光MINI EV,作为五菱汽车旗下的首款纯电动微型车,凭借着小巧可爱的外形、售价低廉、可以个性化改造和在一些省市可以免费上牌等特点,在去年上市后一时间成为了众多年轻人追捧的“网红”车型。

不得不承认,随着这款车的出现并火爆起来,确实不仅打破了公众对于国内微型车就是“老头乐”的习惯认知,同时也让业内一些人看到了微型车从“寒冬”中转暖的迹象。

更为重要的是,这也带动了五菱汽车本身“咸鱼翻身”。

五菱汽车自2002年成立后,在2017年前一直处于辉煌之中,但这之后随着新能源汽车大潮的袭来,未能及时抓住风口的五菱开始走下坡路,营收和净利润双双连年下滑。

随着五菱宏光MINI EV走红之后,资本市场首先有了利好反馈。五菱汽车的股价从去年10月份的仅0.3港元/股左右,最高涨到了4.43港元/股,涨幅超二十倍。

但连线出行了解到,选择购买这款车的大多数用户更加看中可以免费申领新能源汽车车牌的优点。而当新政发布后,就意味着无法免费申领牌照。

那么,在新政未来真正执行后,还会有消费者购买这款车型吗?五菱MINI EV的神话还能延续下去吗?

一张牌照有多重要?

“看到这个消息,我是懵的。”

已经下定五菱宏光MINI EV的上海车主刘芸这样对连线出行说道。她是上个月初去4S店用全款购买的这款车,据她介绍,是看中了这款车型是电动车,其次很小巧和灵活,在上海难停车的困境下,女孩子开这款车可以不太费力的实现停车。

但就在她准备提车时,店里的销售人员向她告知,车子需要等到5月底才能提到。

当时听到这个消息后,刘芸并没有放在心上,在她看来家里已经有一辆SUV了,而这辆车只是用来简单城内代步和接送孩子上学放学,迟一个月拿车并不会对平时出行造成影响。

而随着“五菱宏光MINI EV无法上牌”的消息传出后,让刘芸的电动小车梦想开始破灭。

“其实之前就已经听到了一些传闻,那时还觉得新能源汽车普及是趋势,肯定只是一个谣言,但没想到最后却是真的。现在只能等待4S店的通知,看看要不要退款。”刘芸这样说道。

上周五,据财联社援引一位五菱宏光MINI EV经销商销售人员消息表示,“政策发布后,10万元以下或者车长4.6米以内的上海新能源车都不送牌照了,已通知我明天向车主退款。”

同在上海工作的吴悠,虽然并不像刘芸那样已经下定车子了,但同样处于焦虑之中。

据吴悠介绍,她已经大学毕业工作两年了,也攒了一些钱,想买辆小车作为代步。通过朋友介绍,她了解到了五菱宏光MINI EV,小巧可爱的外形一下吸引了她,但随着无法上牌的消息流传出来,一下打乱了她的计划。

“我是准备最近去4S买车的,但了解到无法上牌的消息后,整个人基本就没有什么状态了。原本心想着之后每天就可以开着车去上班,不用再挤地铁了,现在看来这个梦想没办法实现了。”吴悠这样对连线出行说道。

与吴悠不同的是,王涛想买五菱宏光MINI EV的目的主要为了那张新能源汽车专用牌照。

吴涛已经在上海工作了五年多时间,也已经买了一辆奥迪车,完全满足了日常的代步需求。但他需要得到一张新能源汽车的牌照为之后换车做准备。

“买五菱宏光MINI EV,其实有两个目的,一是买给女朋友来代步,另外还可以得到一张车牌,一举两得。但现在看来,如果政策开始实施后,要拿到牌照只能买更贵的车了。”吴涛这样提到。

认为车牌很重要的还有刘芸。

在她看来,其实买五菱宏光MINI EV出行都是次要的,主要还是为了拿到那张牌照。“现在在上海,一张普通的沪牌的拍卖价格已经涨到了9.28万元,而新能源汽车牌照可以免费获得,就等于说花三万块买了一辆十几万的车,真的很划算。”

无论是像吴悠这样为了解决出行需求,还是像刘芸和吴涛只是为了“买车送牌”,在一定程度上都反映了大多数选择购买五菱宏光MINI EV的车主的心理。而在这样心理的驱使下,这款车的销量自然水涨船高。

自去年7月五菱宏光MINI EV发售后,一时间销量激增。据乘联会数据显示,在发售后的次月该车型的销量就已达到15000辆,成功超越特斯拉国产Model 3销量登上当月新能源汽车销量榜榜首。

这之后,五菱宏光MINI EV一直凭借着连月递增的销量稳坐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榜第一的位置,即使特斯拉已在国内发售了Model 3和Model Y两款车型,也无法撼动前者的地位。

这背后主要是因为五菱汽车抓住了年轻人这一群体的偏好。

通过百度指数可以看到,五菱宏光MINI EV自去年7月发售后,网络上对“五菱宏光MINI”的搜索量就显著激增,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稳步提升。在这其中,20-29岁的年轻人群体占主要的搜索群体。

为了让年轻人喜欢和购买这款车,不仅将价格定在了5万以内,顶配车型也仅需3.88万元,而且还多次现身于年轻人喜欢的音乐节、潮流文化展,并且和喜茶、YOHO等品牌进行跨界营销,借此俘获了大批年轻人拥趸。

今年4月,五菱汽车基于原先版本之上推出了马卡龙版本,相较于之前的版本,马卡龙版本不仅增加续航里程,同时在外观方面也做了调整,以便更加符合年轻人的喜好。

再到今年的上海车展上,五菱汽车在车型方面再进一步,发布了敞篷版五菱宏光MINI EV——宏光MINIEV CABRIO,由于其延续了之前版本的小巧,并搭配了敞篷时尚的设计,彼时一度成为了车展上年轻人打卡最多的展台之一。

正因为如此,五菱宏光MINI EV系列车型就此成为了五菱汽车摆脱困境的一剂“良药”。

五菱汽车的“良药”

“人民需要什么,五菱就造什么。”

去年2月初,印有这句话的一箱箱口罩从五菱汽车的工厂中陆续被运往全国各地,就此也让全国人民知道了五菱汽车不仅造车,也在抗疫关键时期通过改建生产线来生产口罩。

但鲜为人知的是,五菱汽车的前身——成立于1958年的柳州动力机械厂,早已将这句口号作为其那时布局业务的主要思路。

时间回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当时国家需要振兴工业,来借此实现农业的机械化转型,柳州动力机械厂看到这一机会后就开始生产拖拉机;而到了1980年初,正值改革开放初期,国家需要发展轻工业,柳州动力机械厂又转产缝纫机和棉织机。

这之后,随着国家开始重视汽车工业,这家公司又开始专注于生产微型面包车和微型货车,凭借着低廉的价格,一时间成为了彼时深受老百姓欢迎的汽车产品。据公开数据显示,1998年12月,五菱汽车的产销量达到10万辆,位居国内微型车行业第一。

虽然拔得头筹,但不意味着在微型车市场上五菱汽车就很孤单。

随着2000年前后,国内出租车行业开始出现,微型车行业同样得到了长足的发展,除了五菱汽车之外,像飞度、QQ和奥拓等微型车品牌也出现在市场中,并且也成为一些消费者所选择的车型。

面对日益激烈的行业竞争,五菱汽车开始寻求引进外资和合作的机会。

2002年,在广西柳州政府的促和下,由上海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美国通用汽车和广西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三方合资的新公司——上汽通用五菱汽车就此成立。

新公司成立了,产品依然主打微型车。虽然这样,但在2008年汽车下乡政策的红利下,五菱汽车的销量依旧稳步有升。据相关媒体报道,在同年五菱汽车继2006年成为微型车市场销量冠军之后继续保持优势地位。

但好景不长,随着2011年开始各项对于微型车市场的补贴政策的推出,整个微型车市场的销量开始下滑。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统计数据显示,微型车销量2010年达到顶峰为65.5万辆,而到了2012年这个数据下降至50万辆以下。

面对这一行业颓势,五菱汽车在2011年开始由微型车向乘用车开始转型。

2011年11月,五菱汽车在宝骏乘用车品牌之上,以上汽通用老款凯越为基础,推出了首款乘用车产品宝骏630。此外,为了摆脱“廉价车”的定位,五菱汽车对于这款乘用车采用了有别于五菱标识和经销商的方式进行独立售卖。

然而,直到2014年,宝骏都未在乘用车领域打开局面。究其原因,在业内看来,主要在于五菱汽车急于推出产品,来打开乘用车市场,但在乘用车设计方面并无经验,从而导致了在量产前夕还在修改内饰的丑闻。

这之后,五菱汽车吸取了之前的教训,在2015年开始相继推出了宝骏730、560等新品,并且将宝骏系列的销售渠道与五菱进行并网。据公开数据显示,五菱汽车在2015年已拥有网点2800家,地级市覆盖率达99%,县级覆盖率达79%。

借助五菱在销售渠道上的优势,宝骏很快实现了市场上的突破,宝骏730、560等产品也成为了彼时的爆款车型,一时间宝骏汽车实现了年销量百万辆的目标。

这样的辉煌之下,也埋藏着巨大的隐患。

由于五菱汽车的网点主要是针对微型车售卖所打造,其店面风格难以支撑起宝骏旗下乘用车品牌的提升。再加上宝骏主力车型310、560、730等价格区间集中在3万-8万元,与五菱旗下车型价格有较大重叠,以至于无法实现两者品牌在用户心中的真正区隔。

再加上2017年开始,国内的市场逐渐进入寒冬,低价车的市场份额大幅降低,从而造成五菱汽车整体销量的下滑。据乘联会数据显示,2018年、2019年五菱汽车销量分别同比下滑3.65%、19.62%。

销量的下滑,伴随的就是财务数据的颓势。

据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至2020年,五菱的营业收入1055亿元降到729亿元,净利润从53亿元降到1.42亿元。在营收和净利润双双下滑的同时,产能利用率从超负荷的123%降到88%。

为了改变颓势,五菱汽车的目光再次回到了微型车身上,只不过不再指望燃油车车型,而是将希望寄托于电动微型车领域。

这个转变其实也能理解,随着2014年国内新能源汽车行业开始发展以来,新能源汽车已成为一个巨大的风口,或许在五菱汽车看来,微型电动车或许是突破困局的一个机会。

由此,在去年7月的成都车展上,五菱汽车推出了旗下首款新能源微型车宏光MINI EV,该车型共有轻松款、自在款、悦享款三个版本,价格分别对应为2.88万元、3.28万元和3.88万元。

五菱宏光MINI EV上市,图源五菱汽车官微其实,据五菱汽车官方数据显示,该车型在预售时就已成为了众多消费者选购的车型,在去年4月发布后首月订单就已接近30000辆。而在正式上市后,更是在次月就超越了特斯拉Model 3成为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榜首。

事实证明,在五菱宏光MINI EV的销量利好之下,上汽通用五菱也或许成功从颓势的焦虑中走了出来。据上汽集团公布数据显示,2021年1-2月上汽通用五菱销量为15. 9万辆,同比增长76.18%。

那么,随着上海新政的实施,五菱宏光MINI EV的神话还能延续下去吗?

神话还能延续吗?

没有牌照加持,五菱宏光MINI EV在上海将会失去一定优势。

在被问到“新政发布后,你还会选择五菱宏光MINI EV吗?”,刘芸和吴涛均对连线出行给出了否定的答案。“如果不能免费上牌的话,会选择多花点钱买其他可以免费上牌的新能源汽车来开。”刘芸这样表示。

有同样态度的,还有只想解决日常出行的吴悠。

在她看来,如果无法免费上牌,再买五菱宏光MINI EV说不定就意味着要和买燃油车一样经历摇号的漫长等待过程,这是没办法接受的,毕竟她是想在短期内解决出行问题。

从2020年五菱宏光MINI EV上险数来看,据乘联会数据显示,该车型在上海地区的上险数为2664辆,排在全国上险数榜中第四的位置,位列青岛、洛阳、菏泽之后。

这也意味着,随着上海新政的颁布,五菱宏光MINI EV在上海的销售和上险量方面肯定会产生一定的影响。

不过这一情况,不太会影响到这款车销量的基本盘。

根据五菱汽车发布的五菱宏光MINI EV去年销量分布情况来看,其销量主要集中于三线以下城市,占比为63%,而像上海、北京等一线城市的比例仅为3%。再看今年第一季度的上险量,上海地区五菱宏光MINIEV的上险数为1509辆,仅占该车型全部上险数的2%。

2020年五菱宏光MINI EV上险量地区分布,数据来源于乘联会,连线出行制图

在外界看来,如果在上海新政发布后,其他城市相继模仿的话,应该会对五菱宏光MINIEV造成打击。

这一点,在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看来,并不现实。

“上海出台这样的政策后,其他城市效仿的可能性基本不大,因为其他地区的牌照价格没有上海那么高,其次一些城市也不会像上海这么小,只有6000平方公里。这就决定上海政策调整并不适用于其他城市。”崔东树昨日在社交媒体上这样表示。

但这并不等于说,五菱宏光MINI EV的神话就能继续延续下去。

首先先从这款车型本身来看,由于要做到价格低廉,以至于在车上并没有配备安全气囊、ESP(车内电子稳定系统)和后防撞钢梁等一般乘用车都具有的基本功能和装置。

虽然在今年4月上市的宏光MINI EV马卡龙版,已配有安全气囊,但对于众多消费者而言,依然无法打消车辆安全性方面的担忧,尤其在一些车辆碰撞事故中,无法很好的保护车内人员的生命安全。

就在今年2月底,据秦皇岛交警通报,秦皇岛海港区一辆奥迪牌小轿车与一辆五菱宏光MINI EV相撞,经交警现场核验后发现,奥迪车部分受损,车上人员有不同程度受伤,而五菱宏光MINI EV车上母女经抢救无效死亡,且车身几乎报废。

另据新浪财经援引一些五菱宏光MINI EV车主消息称,五菱宏光MINI EV发生碰撞后损耗较为严重,以至于维修成本较高,达到一万元左右,相当于购车款的三分之一。

从汽车行业的整体消费趋势来看,未来汽车行业相关的消费一定是升级的,这对于已在公众心中形成的“廉价车”形象的五菱宏光MINI EV而言,之后的生存将会受到威胁。

“这点可从燃油车为例,2000年私家车兴起后是微型车的天下,但时至今日奇瑞QQ、比亚迪F0、奥拓等燃油车时代的A00经典小车早已停产,中大型高端成为市场的主力。而这点同样会发生在新能源汽车时代重演。”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告诉AI财经社。

除了车辆本身构造简单、消费趋势之外,微型电动汽车行业的份额也在进一步收缩。

据乘联会统计,2015年国内A00级和A0级电动汽车的市场份额高达87%,随着消费升级和产品更新换代,2016年这一数字下降至61%,而到了2018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在续驶里程等技术指标方面,给微型电动汽车设置了较高门槛,因而当年市场份额占比下降至不到30%。

可想而知,随着去年开始新能源汽车行业有更多的玩家入局和政策补贴会在明年正式退出,微型电动汽车面前的门槛会越来越高,生存空间或许也会被进一步被挤压。

就上海市为例,之前免费给新能源汽车上绿牌也是扶持政策的一种表现,但在业内看来,随着新能源市场上的产品逐渐增加,上海率先颁布新政算是为微型电动汽车敲了“警钟”。

“像五菱宏光MINI EV这样的微型车产品,其实比较适合于三四五线城市及农村代步的产品,并不应该成为电动汽车市场上的主流产品,未来极大可能会消失。”亿欧汽车高级分析师杨雅茹对连线出行表示。

而这个趋势,已在五菱宏光MINI EV的销量增幅上显现。

据乘联会数据显示,五菱宏光MINI EV自去年10月到今年3月的月度销量依次为23762辆、28246辆、32097辆和36762辆,去年11月至今年1月销量环比增幅为18.9%、13.6%、14.5%。

今年2月由于春节假期的影响,全行业销量有所下滑,五菱宏光MINI EV也不例外,销量下滑至20167辆,但3月的销量为39745辆,相较于1月销量仅增长了8.1%。

从以上数据可见,虽然五菱宏光MINI EV从去年8月到今年3月一直稳坐国内新能源汽车车型销量榜首,但月度的销量增幅却在明显放缓。


现在来看,虽然要看到上海新政对于五菱宏光MINI EV的影响,还要等到政策真正发布后。但可以肯定的是,在日益激烈的电动汽车市场中,五菱汽车如果不摆脱廉价、不安全等标签,五菱宏光MINI EV的神话将很难延续下去。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 亚设网的观点和立场。

20.jpg

关于我们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