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逃离娱乐圈

创业
2021
09/29
00:35
亚设网
分享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金角财经,作者周大锤,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阿里创投跑了。

9月23日晚,芒果超媒发布一则公告,称杭州阿里创投拟将其所持公司5.01%的股份(约9364.79万股股票)进行协议转让,协议转让完成后,阿里创投将不再持有公司股票。

要知道,距离2020年12月25日,阿里创投“迎娶”芒果超媒,成为芒果超媒第三大股东,只过去了9个月。

当初浓情蜜意,芒果超媒市值过千万,拿出9364.79万股公开“招婿”。阿里创投从天而降,成为唯一有效提交材料的公司,抱得美人归。

如今闪婚闪离,芒果超媒在娱乐圈整顿的风暴里孤独寂寞,阿里创投背着23亿浮亏夺路而逃。

飞鸟各投林。

当时情浓

郎有钱妾有艺,阿里和芒果这场联姻,本是资本和文娱牵手的“神仙眷侣”。

实际上,早在阿里正式布局大文娱战略之前,阿里系和芒果系之间就已经开始眉目传情。

2009年12月,阿里巴巴集团与湖南卫视达成战略合作,淘宝网与湖南卫视合资组建“湖南快乐淘宝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开创传统电视与电子商务跨媒体合作先河。

阿里图芒果国民级综艺的文娱资源,芒果图阿里雄霸国内的电商能力,双方彼此需要,感情快速升温。2010年4月,《越淘越开心》在湖南卫视首播;同年12月,嗨淘网正式上线,淘宝正式涉足自营B2C业务。

马云对芒果系这支“电视湘军”高度赞赏,说湖南卫视是个负责任的大台,“以整个中国的快乐作为自己的梦想”。

而湖南卫视则投桃报李,除了大开广告之门,更是在搞广电体制改革的关键时间拉住了阿里。2015年,芒果TV开始第二轮融资,马云到访长沙,和芒果TV高层关上门长谈。

随后,阿里与湖南卫视有了进一步合作,联合制作当年“天猫双11狂欢夜”,还点名叫上知名导演冯小刚执导,彼时芒果系手下的顶尖艺人全部汇聚一堂,为这档国内首场互联网特色晚会装点门面。

阿里逃离娱乐圈

这场晚会,号称“半个娱乐圈都来了”

冯小刚回忆起这场晚会时,说马云打电话给他的口气特别激动,“他的那个意思,就是我是把一个天大的好事儿给你了。”

至于为什么把这场商业晚会,当作天大的好事,冯导的解释很有趣:“双11很有可能形成全球性的节日,春节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一百年之后,孩子们会说双11是老祖宗传下来的,我们在座的都是双11节日的老祖宗。”

这个解释,估计是冯导自己悟的。

毕竟,就在这场双十一晚会后不久,马云就亲口说了那句话:

十年以内阿里巴巴等公司未必在,可能三年内就不在了,现在没有一个互联网公司真正能红三年。

掌枢衡,只争旦夕。

十年一梦

中国人,讲究“尽人事听天命”,虽然自觉未必活得过十年,但阿里有一个以十年为期的壮阔梦想。

2017年3月,第三届湖畔大学的第一课开讲,学员问马云为什么要做一路亏损的文娱,马云说:“中国有好多人都不开心,目前阿里大文娱没有赚钱的目的,我们希望,十年以后,阿里大文娱会促进中国与他国的文化交流。”

如今,阿里还在,湖畔大学没了,承载梦想的阿里大文娱,也走得踉踉跄跄。

2013年收购虾米音乐之后,阿里大文娱正式登场,同年9月,阿里成立数字娱乐事业部,统筹音乐、视频、读书、家庭娱乐等业务;2014年完成对文化中国的收购,成立阿里影业;2015年合并旗下虾米音乐和天天动听,组建阿里音乐,并成立阿里文学、阿里体育,全资收购优酷土豆更名合一集团;2017年收购大麦网、成立阿里游戏...

靠着一路买买买,影视公司、在线视频、在线音乐、在线游戏、在线体育与在线文学等业务全部拼凑起来,共同构成了一块巨大的战略版图。

阿里逃离娱乐圈

然而,在行业人士的评价里,这套玩法看似雄奇,实则银样镴枪头,“用‘一盘散沙、大而不强’来形容阿里大文娱恐怕是再恰当不过了。”

由于业务面太广,阿里大文娱内部细分为多个事业部和子公司,各自的方向和计划都不一样。在俞永福这等强力领导治下,尚难以形成合力,如果大文娱的CEO压不住场子,很容易就会各自为政,平白内耗。

体虚,多是过度耗损,亏而不补。

阿里大文娱,从成立至今连续亏了七年有余,2018年文娱板块的亏损更是高达214.18亿元人民币,成为阿里巴巴业务板块中的亏损王。

文娱产业周期长,要积蓄内容、培养IP、塑造品牌,烧钱确是常态,马云也一度放言“亏十年也无所谓”,但阿里大文娱的烧钱姿势,依然让人看不太懂。

旗下核心业务优酷土豆,2015年被阿里巴巴收购时还是长视频平台“一哥”,而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最新数据,优酷市场渗透率早已被腾讯视频和爱奇艺超过,屈居第三。

阿里逃离娱乐圈

图源:前瞻产业研究院

只买业务,不善运营,电商发家的阿里,基因里就缺乏对文娱的了解,又急着希望文娱可以为电商带来反哺。

嘴上说着不怕亏,手上又忙着找钱,割裂的策略,导致旗下业务陷入混乱之中。

优酷就是最大的牺牲品,被阿里收购后,优酷的战略重心转移向UGC内容和广告运营上,版权投资烂招迭出,放跑《最好的我们》和《鬼吹灯》两个IP,反而成就了爱奇艺和腾讯。如今即使发力追赶,前有爱奇艺和腾讯,后有从短视频转向中长视频的字节系,实在独木难支。

而作为阿里文娱征程第一站的数字音乐,由于砸钱不到位,没能在版权大战中占据优势,阿里星球早在2016年就烟消云散,虾米音乐也在今年初关停服务。如今各大数字音乐平台放开独家,虾米或许还能有机会复活,也只是复活而已。

十年之约,只剩最后两年,慕然回首,物不是,人也非。

寻找第二春?

阿里大文娱曾经风光过。

2013年,刘春宁从腾讯跳槽阿里,负责阿里数字娱乐事业群,一手主持了收购虾米音乐,合并天天动听,以及拿下滚石唱片版权合作等大项目。彼时阿里大文娱气势如虹,眼看一个跨越各板块的文娱帝国就要巍然而起。

但帝国的宰相,因为贪污腐败进去了。

2015年6月22日,时任阿里巴巴副总裁的刘春宁被警方带走,根据裁决文书网显示,在离职腾讯前,刘春宁曾利用职务之便,在采购电视剧《自古英雄出少年》时受贿143万,在采购电视剧《宝贝》《兰陵王》时,则伙同下属岳雨受贿70万。

消息发酵后,阿里发布公告,称“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结果可能有无数结果”。

无数种结果之一,是刚刚上任的阿里音乐总经理丢下千万量级期权,在刘春宁被捕后火速离职,阿里大文娱开始频繁换帅,渐渐由盛转衰。

从高晓松、宋柯搭伴的音乐人高管,到同样喜欢买买买的俞永福,都拉不住帝国的颓势。

马云曾经对俞永福抱以重望,亲自挥毫写了“永福”两个字,告诫他“千万不要被电商给同化了,你要保持非电商的特性。”

可惜,俞永福没能做到。在掌管大文娱的那段时期,俞永福试图把一盘散沙捏成拳头,称自己的工作是让好莱坞和硅谷结合起来。但实践证明,硬生生逼着技术和内容两个不搭界的业务拼到一起,并不会产生奇迹。

2017年,阿里大文娱推行轮值总裁制,杨伟东接棒成为阿里文娱轮值总裁,兼任大优酷事业群总裁,继续推进版图扩张的路线。

然而短短一年之后,杨伟东步刘春宁后尘,因为经济犯罪被捕。听说到他住所搜查的时候,场面跟《人民的名义》里一样,“墙壁上都是钱。”

阿里大文娱高层大地震,高晓松不再担当阿里文娱集团法人和董事长,张勇、武卫、张宇和杨伟东等不再担任董事。

2019年9月,马云办了一场演唱会,梳了脏辫、穿了铆钉皮衣、背着电吉他,站在台上唱了首《我想要怒放的生命》。

曲终人散,马云退休挂帅,阿里大文娱持续六年的扩张之路转向,迎来大刀阔斧的“做减法”。

这年阿里的组织架构调整里,UC、阿里文学、虾米音乐等并入创新业务事业群,大文娱事业群保留的业务就只剩下优酷、阿里影业、大麦、游戏。一年后,游戏也被独立出去,疯狂瘦身,让阿里大文娱的亏损终于被控制住了。

2020年四季度,阿里大文娱运营亏损为23.87亿元,较上年同期的运营亏损40.94亿元大幅收窄。

阿里接过芒果系抛出的绣球,正是在亏损缩小,局面看似一切向好之后。

2020年,芒果TV凭借爆款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等的优异表现追击爱奇艺、腾讯视频,根据Questmobile的相关数据,节目播出的8月份,芒果TV日活用户一度超过优酷,以2.1亿的MAU、5355万的DAU跻身第三。

双方的联姻,是一场各取所需的交易,芒果系推出“小芒电商”,想靠阿里推一把迎来第二春,阿里系则看中芒果TV,期望芒果TV能让优酷重焕雄风。

可惜,双方摩拳擦掌打算大干一场的时候,娱乐圈的火,突然烧到了芒果系后院里。

始乱终弃

吴亦凡事件,是娱乐圈这些年来最大的黑天鹅,这只黑天鹅叼走了娱乐圈的遮羞布,扑棱着翅膀飞走的时候,卷起一阵整改的狂风。

很不巧,芒果系站到了这轮“风口”上。

钱枫、田源等芒果系艺人接连艺德“翻车”,芒果系综艺《明星大侦探》带起的剧本杀风潮被官媒点名宣扬暴力、灵异。重重利空消息之下,股价直线跳水。

在阿里创投传出要割肉跑路的当天,芒果超媒股价为41.31元,较入股时下跌37.6%,如果按照当初每股66.23元的买进价算,阿里创投手中持有的9364.79万股芒果超媒,总计亏损近23亿。

十来年相伴而行,终成露水姻缘。

芒果系洗脚上岸,挥别“频频出事”的阿里,股东成分进一步加强国资身份,转头牵起“中国移动子公司”中移资本的手。

阿里“净身出户”,悄悄远离被严格监管的娱乐圈,至于怀里抱着的大文娱,依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 亚设网的观点和立场。

20.jpg

关于我们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