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互联网新传:从出海到生而全球化

创业
2022
05/20
10:40
亚设网
分享

不管逆全球化的噪声多响,全球化是中国企业的必然之路。

中国互联网新传:从出海到生而全球化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志象网”(ID:passagegroup),作者:彭慧,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不管逆全球化的噪声多响,全球化是中国企业的必然之路。

迪拜哈利法塔——世界第一高楼,高度为828米,楼层总数169层,造价达15亿美元。

每年,千上万游客慕名至此,哈利法塔就像纽约时报广场,成为全球“注意力”地标。管理哈利法塔灯光展示的营销机构表示,世界最高塔3分钟广告,起价25万迪拉姆,约合46万人民币,很多知名品牌不惜烧钱“登塔”。

在哈利法塔投广告的中国品牌,可以列出一串名单:华为、小米、TikTok……

中国互联网新传:从出海到生而全球化

欢聚集团旗下全球社交平台BIGO亮相哈利法塔。 图片来源:网络

中国互联网卷完一线城市卷下沉市场的热火朝天还历历在目,如今,越来越多企业已然抽身出海“外卷”。

中国互联网企业这波出海潮的背后,是肆虐全球近三年的新冠疫情加速全球,尤其是东南亚、非洲等新兴市场的数字化进程,陡然打开了一片巨大蓝海。

让人眼前一亮的是,在角逐新蓝海的竞技台上,出现了越来越多生而全球化的中国产品、中国企业。

01

2022年4月底,新加坡全面解封,街头攒动的人流还习惯性地戴着口罩,但疫前的生活方式已发生不可逆的改变:街头巷尾的餐馆里,贴在桌上的点餐二维码已取代了纸质菜单;下午茶时间的写字楼外,一群外卖小哥聚集在楼下,等待咖啡和茶点的主人。

支付方式也在悄然变局。在商场、餐厅、街头小店的收银台,在VISA、MasterCard、中国银联、微信支付等人们熟知的支付立牌旁边,还多了一个Alipay+,下面列着中国大陆的支付宝和马来西亚钱包Touch‘n Go 。手机里只要有其中任意一个钱包应用,就能直接扫码消费买单。

中国互联网新传:从出海到生而全球化

新加坡街头的冰激淋店。 图片来源:蚂蚁集团

这是蚂蚁集团移动支付出海的新故事。和让中国人买遍全球的支付宝(Alipay)不同,2021年问世的Alipay+生来是为了让亚洲人买遍全球。它一边连接东南亚的数款电子钱包,一边连接全球数以百万计的商家。这意味着,用户只要拥有一款连入Alipay+的电子钱包,就能在全球任何一个有Alipay+标识的地方消费、买单、打车。

中国互联网新传:从出海到生而全球化

东京街头的自动贩卖机。 图片来源:蚂蚁集团

东南亚不仅是蚂蚁出海的首站,也是其蓄势发力全球化的跳板。

2022年4月,蚂蚁集团以战略投资的方式和东南亚支付巨头2C2P达成深度合作关系,这一握手让Alipay+一下子增加了上百种支付方式。

用电子钱包就能在全球范围内支付,这对东南亚普通人的影响非同小可。要知道,这片栖居着6亿多人,面积450万平方公里之地,始终是传统金融的空白地——70%的成年人没有银行账户,打工人想汇款回家,大多只能通过地下钱庄并缴纳高昂的手续费。

可以看出,Alipay+切中了VISA、MasterCard等美国卡组所不能抵达的空白地带,以及疫情后的新机遇:东南亚乃至全球数以亿计没有银行卡、信用卡,但在疫后重新开始跨国打工、求学、旅行,渴望被纳入全球金融体系的普通人。

TikTok也是一个出身大厂,但一出生就是全球化的产品。

这个在出海征途上一路春光也一路荆棘的社交应用,在熬过了特朗普任期后,如今全球月活峰值破12亿,日活是抖音的两倍。这意味着,每天地球上有超过10亿人,会打开这款来自中国的娱乐段视频应用。

这个社交应用的名字就颇具全球化色彩。TikTok是一首发行于2009年的欧美流行歌,歌中描述了极致的夜店狂欢。在英语世界中,TikTok发音好念,且带着几分俏皮。

在新冠疫情全球大蔓延中,TikTok体验到了猛烈的推背感。它在全球范围内掀起短视频风潮,并吸引大批年轻人入驻。与此同时,TikTok还向社交和电商勇猛精进,不断拓展人们对短视频平台的想象边界。

不得不说,这是中国内容平台第一次深入西方腹地,并树立了中国企业到全球做生意的新典范。

02

这波生而全球化的出海潮,大厂远不是唯一的主角。

亚马逊云科技数据显示,在游戏、电商、开发者服务、SaaS以及硬件等行业中,越来越多初创企业从出生就开始布局全球化。

MICO WORLD,一家做在线社交娱乐的公司,总部在北京,用户却全在海外,如今在东南亚、中东、北美、日韩等150余个国家和地区拥有超一亿用户。

Musical.ly,一家做音乐短视频的公司,诞生于上海,一出生便试水北美市场,两年做到美国市场月活2000万。2017年被TikTok收购,成为其横扫欧美,碾压Facebook的神助攻。

声网Agora,一家由中国人创办的音视频即时通讯PaaS服务商,刚创办就在上海和硅谷设立双总部,服务的企业包括美国最大婚恋社交平台The Meet Group,印度最大即时通讯应用Hike,东南亚知名社交应用Kumu等。

最传奇的一家生而全球化的创业公司,是SHEIN。

2022年5月3日,这家总部位于南京的电商公司登上Apple Store免费应用下载量榜首,超过TikTok、Instagram和Twitter,并远远领先于Amazon。

一件衣服仅12美元、线头少于三根,每天上新600款,是SHEIN风靡海外的直接原因。这背后,既有背靠中国强大的产品和供应链能力,也有赶上海外互联网营销流量红利的运气,还有疫情导致全球中产阶级消费转变的时代机遇。

有消息称,SHEIN正在筹集最新一轮至少10亿美元的融资,该轮融资后,SHEIN的估值或将达到1000亿美元,接近三个拼多多的体量。

有意思的是,大多数国人至今对这个国际市场上的当红炸子鸡几乎一无所知。因为它从未在国内的红海中卷过,一出生就在赚全世界的钱。

这也是“生而全球化”的中国企业硬币的两面。

出生上海的极兔速递很多人都没听说过,但在东南亚却几乎人尽皆知,因为即便在印尼、菲律宾这样岛比路还多的国家,也做到了有包裹就有极兔小哥。

出生深圳的传音手机在国内是个“小透明”,但在非洲却是碾压全球同行的王者,非洲人民不折不扣的“国民手机”。

研发团队设在杭州的Yalla,连杭州的互联网人都不怎么知道,但中东地区的年轻人却一天都离不开它。因为当地最受欢迎的社交平台和游戏,都出自Yalla。

……

03

生而全球化,并非一日之功。

硅谷在成为硅谷之前,即便美国的公司也大多习惯于路径依赖,先做本地市场,而后进入周边省市,继而开拓全国,最后国际化。

硅谷之所以称为硅谷,首先是因为复杂的移民成分,硅谷成为美国乃至全球最具有多元文化的地区,这使得诞生硅谷的公司一开始就具有全球视野。比如谷歌初创时,只有为数不多的工程师,却支持了70多种语言的搜索,并在20多个国家都有广告收入。

而中国互联网公司从本土化到国际化继而到生而全球化,则是经历了十余年高速发展,几番迭代升级出海路径,培养并吸引了越来越多全球化人才的结果。

数据显示,在2018年,中国数字经济产业规模占GDP比重就已达到34%。有机构预计,10年后这一占比将超过50%。

中国互联网企业出海是必然之趋。按丁磊的说法:做到30%,可以拼本土;做到50%,就要拼世界了。

回顾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出海历程,不难发现其一直在努力向全球化价值链上游爬升:从猎豹、UC引领的工具应用出海,到在本土被验证可行的互联网商业模式出海,再到技术和服务出海。

出海乘风破浪中,中国企业积累了越来越多国际化经验和全球化人才。

华为研发人才的全球化部署最为突出。其迄今已在美、英、德、法、俄等国建立了16个研究所,每个所下设2-4个研究中心或实验室,海外员工近4万,海外人才本地化率约为75%。

中国互联网新传:从出海到生而全球化

2020年,英国批准华为建立研发制造中心,投资规模达10亿英镑。图片来源: 网络截图

上述提到的“生而全球化”的初创企业,许多创始人正是从大厂出来的国际老兵。比如MICO WORLD的创始人,此前分别在中兴、百度负责开拓海外市场;Yalla创始人杨涛此前在中兴负责阿联酋业务;极兔创始人李杰此前是OPPO印尼分公司的负责人……

这些拥有全球化视野,在海外打过硬仗的人深知,中国互联网人口只占全球的1/5,如果不在全球配置资源,就要错过五分之四的机会。因此,他们创业初始就在海外部署运营和研发团队,甚至把总部直接设在了海外。

值得一提的是,生而全球化,不是把国内的业务和资源搬出去,而是研究本地、尊重本地、服务本地,成为越来越多中国企业的出海共识。

蚂蚁摸索出的“出海造船”就颇具典型意义。在Alipay+之前,蚂蚁就通过战略投资+本地团队+中国技术的方式,陆续在南亚、东南亚与当地合作伙伴共同推出9个本地钱包。彼时,数百蚂蚁工程师频繁飞往东南亚各国,与本地工程师一起开会讨论、打磨产品。时隔数年,这些由本地人主导开发的钱包,有的上了市,有的则成为本地最大的钱包应用。

做To C出身的蚂蚁还开始发力To B赛道。这也是这波出海潮另一可圈可点之处:中国互联网企业开始弥补产业互联网的短板,以期切入更高阶的全球竞争赛道。

蚂蚁在东南亚推出的另一个生而全球化的产品——在线身份认证e-KYC技术解决方案,在2020疫情席卷全球之际加速了全球化的步伐。

彼时,出门意味着风险,把线下开户搬到线上,成为东南亚各传统金融机构和电子钱包近在眉睫的需求。

非常时期,孟加拉、马来西亚、印尼等东南亚数个电子钱包帮助当地政府在线发放抗疫补助和消费券,背后正是蚂蚁集团旗下安全科技公司ZOLOZ的e-KYC技术产品。

中国互联网新传:从出海到生而全球化

孟加拉一百多万服装厂女工通过在线开户本地钱包领到工资。图片来源: 蚂蚁集团

公开数据显示,迄今为止,ZOLOZ已帮助东南亚数十家机构和钱包服务了超一亿用户。

这是更高阶、差距也更为悬殊的战场。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数字技术服务市场规模为1200亿美元,美国占了绝对份额,而中国同年的市场规模仅78亿美元。中国互联网企业亟需发力产业互联网,成为共识。

让人振奋和期待的是,这个短板,正在这波中国互联网出海潮中边打仗边补课。这场硬仗注定漫长、艰难、残酷,但吾必往矣。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 亚设网的观点和立场。

20.jpg

关于我们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