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步与七匹狼二代完婚:闽商借联姻壮大,但二代接班问题日益凸显

观点
2024
06/10
16:30
亚设网
分享

特步与七匹狼二代完婚:闽商借联姻壮大,但二代接班问题日益凸显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蓝鲸财经记者 王涵艺

近日,特步(01368.HK)创始人丁水波的二女儿丁佳敏和七匹狼(002029.SZ)创始人周少雄的二儿子周力源完婚。事实上,2022年周力源与丁佳敏“官宣”订婚消息时,就曾引发过鞋服行业及大众的广泛讨论。

毕竟,从“企二代”联姻,多少可以窥视企业间的合作情况。从更长久的发展来看,豪门“联姻”也许是企业面临“二代”接班问题时,“抱团取暖”的更好对策。此次婚礼的两位主角都是“95后”,据丁佳敏透露,周力源与其自初中便相识,算是“青梅竹马”,如今已共同走过10余年。

目前,周力源在七匹狼担任董事,并负责七匹狼旗下国际轻奢品牌Karl Lagerfeld的运营管理;而丁佳敏则担任特步集团CEO助理,并负责特步旗下的潮流品类“X基因系列”。

七匹狼“攀附”特步?

蓝鲸财经记者采访多位行业内外人士,大家均看好这桩婚事。但从二级市场看,此次“联姻”消息并未抬升股价,自6月1日以来,特步跌3.14%,七匹狼跌7.27%。截至6月7日收盘,特步股价微跌,报收5.31港元/股,总市值140亿港元,七匹狼报收5.元/股,市值37.15亿元。

特步与七匹狼二代完婚:闽商借联姻壮大,但二代接班问题日益凸显

 

图片来源:截自同花顺

业绩方面,两家公司在2023年的表现都呈现向好态势。财报显示,专攻运动品类的特步集团总资产173.25亿元,2023年实现营收143.46亿元,同比增长10.9%;净利润10.30亿元,同比增长11.8%,营收及利润规模均创下历史新高。

以男装业务为主的七匹狼总资产108.76亿元,2023年实现营收34.45亿元,同比增长6.7%;净利润2.7亿元,同比增长79.3%。其中,周力源参与运营的Karl Lagerfeld2023年收入同比增长25%,净利润37.27万元,同比扭亏。

此外,两家公司自2023年以来有不少“大动作”。财报提出,2023年是七匹狼正式明确“七匹狼夹克专家”品牌战略、开启战略升级的元年。报告期内,七匹狼不仅推出首家夹克旗舰店,还分别在线下、线上渠道采取有针对性地调整措施。2024年,七匹狼准备继续加大在夹克领域的投入,针对Karl Lagerfeld品牌,则要加强运营的精细化以及品牌口碑管理和品牌形象塑造。

时尚产业也是七匹狼近年的布局重点。在2022年半年报中,七匹狼表示,确定“实业+投资”的发展战略,对七匹狼主品牌变革的同时,通过投资并购方式布局时尚产业。近日,七匹狼还投资了西班牙时尚品牌Desigual,公司董秘回应称,确有其事,并看好该品牌发展前景。

特步则在近期对其多品牌战略进行调整。为消除集团时尚运动板块盖世威(K-Swiss)及帕拉丁(Palladium)品牌持续亏损带来的负面影响,今年5月9日,特步国际宣布,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丁水波及其家族将私有化盖世威和帕拉丁所属公司KP Global Investment Limited的业务。此次剥离资产后,特步集团将更专注于跑步业务的发展。

“特步小公主”与“七匹狼公子”的联姻,看似是七匹狼“攀附”特步,但实际上,七匹狼的业务版图远不止服装。除了服装,七匹狼还涉足烟草等多个产业。

在股权投资方面,七匹狼早在2000年就成立了七匹狼控股,旗下有七匹狼创投、节能环保基金和启诚资本三个平台,七匹狼还作为LP投资了多家知名投资机构。在启诚资本的股东中,还有银鹭集团董事长之子陈朝宗。虽然银鹭集团与七匹狼没有联姻,但同处福建厦门。

七匹狼创投目前管理11只基金,对外投资37笔。其中,蓝晶微生物在2021年2月完成近2亿元B轮融资,创下国内合成生物学领域初创企业单笔融资纪录。这笔融资由高瓴创投和光速中国领投,七匹狼创投跟投。

蓝晶微生物后续又完成多轮融资,估值持续上涨。有投资人表示,这笔投资收益不错。至于是否是七匹狼创投独立判断,该投资人认为不重要,有知名VC领投就很好。

七匹狼创投还投资了宁德时代、商汤科技、Wifi万能钥匙、阳光保险等知名企业。此外,七匹狼还拥有汇鑫小贷和百应融资租赁两家金融牌照公司,分别在香港主板和创业板上市。

除了“企二代”的联姻外,七匹狼与特步的合作始于更早之前。

蓝鲸财经记者查询天眼查获悉,成立于2015年的两岸青年(厦门)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行列中就有福建七匹狼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与晋江万沣投资有限公司。

在股权结构上,七匹狼及晋江万沣投资有限公司对该公司的持股比例均为33.3%,其中晋江万沣投资有限公司的实控人为特步副总裁丁明忠。此外,七匹狼控股集团和特步中国也共同参股晋江市商会投资开发有限公司。

特步与七匹狼二代完婚:闽商借联姻壮大,但二代接班问题日益凸显

图片来源:截自天眼查

闽商的“联姻局”

据了解,在福建地区,像丁佳敏与周力源这样企业家族成员之间结为夫妻的情况已非首例。

据中国基金报此前报道,同样是特步集团,丁水波的长女丁利智在2020年与九牧集团创始人林孝发长子林晓伟结婚。此外,周少雄的侄子、七匹狼现任副总裁周士渊,也与八马茶业实控人之一王文彬的女儿王佳琳结婚。不仅如此,王文彬的另一个女儿王佳佳嫁给了高力集团(1118.HK)实控人高力,而王文彬的儿子王焜恒与安踏(2020.HK)创始人丁世忠的女儿丁斯晴结婚。

对于一系列人物关系,这张“泉州豪门联姻局”的图片讲述得更为清晰。其中,涉及6大家族7位关键人物,以及背后的千亿资本。但以上联姻情况并未获得相关企业或当事人证实。

特步与七匹狼二代完婚:闽商借联姻壮大,但二代接班问题日益凸显

图片来源:中国基金报

虽说执掌两家企业的一把手,近来在胡润富豪榜上的表现相较此前均有所后退。在最新一期的《2023胡润百富榜》中,特步创始人丁水波以73亿元的财富位列榜单第861名的位次,其财富相较2021年缩水37亿元;而七匹狼则未进入该年度的富豪榜。

但根据《2021胡润百富榜》统计,丁世忠(安踏)、周永伟(七匹狼)、周少雄(七匹狼)、丁水波(特步)、林孝发(九牧)、高仕军(高力)当时的财富分别为770亿元、32亿元、26亿元、110亿元、28亿元、65亿元。综合这些数据,可以估算出这些企业家当年的总财富至少在千亿。

然而,从公开信息来看,包括特步和七匹狼在内的这些有姻亲关系的上市公司,在业务层面上的合作似乎并不深入,甚至可以说交集甚少。以八马茶业为例,其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八马茶业向七匹狼及其关联企业,以及安踏体育及其关联企业销售的茶叶及相关产品总额仅为十余万元。

外界普遍认为,企业联姻的目的是实现强强联合,扩大家族企业的版图。但这一观念似乎正在发生变化。早在2015年,香港中文大学范博宏教授的一项研究就指出,在家族企业管理者的观念中,与其他家族的联姻并不一定能为公司带来新的机遇,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

不过,如果只看业务层面的合作也许太过表面,这些看起来更像是“友情赞助”的合作实在不值一提。真正重要的是,深处看不见的资源互通,才是两个企业结合后无法估量的隐藏财富。

安踏集团董事局主席丁世忠曾公开表示,晋江商人之间关系密切,如同一家人。这不仅仅是基于情感上的乡土认同,实际上,各家品牌之间会联合在一起采购,从而拥有更强的议价能力,有效降低成本。此外,闽商之间在合伙做生意、资金拆借等方面也十分频繁和活跃。

浙商研究会执行会长杨轶清认为,豪门的结合,哪怕开始是很纯粹的婚姻或感情,但客观上还是会不可避免地带上功利,或其他商业目的等。“通过婚姻,使得两个家族联系在一起,客观上建立了一个命运共同体,这比一般企业之间的担保深度、紧密度都更高。对于企业来说,抗风险能力、融资的能力,获得各种资源的途径,都会因此得到促进。”杨轶清称。

“二代”上任的新路子

随着短视频平台的兴起,相比过去“财不外露”“低调接班”,如今企二代、企三代偏向将个人身份IP化,在互联网平台公开,并与自家企业、品牌紧密绑定。

成为网络红人,利用个人影响力扩大家族企业的品牌传播,将粉丝流量转化为品牌影响力或销售业绩,这已成为企二代、三代们服务公司的一条新路子。

丁佳敏就是这一趋势的典型代表。她在社交平台的简介中写道“是特步集团最大粉头一枚呀”,分享其日常生活,如在“自家公司上班”“和总裁汇报工作的一天”以及备婚进展等等,还单独开辟了一个“与周先生的日常”栏目,在抖音上吸引了超过75万的粉丝和615万次的点赞,在小红书上也有超20万的粉丝和过100万的点赞和收藏。

特步与七匹狼二代完婚:闽商借联姻壮大,但二代接班问题日益凸显

图片来源:截自丁佳敏小红书及抖音

总的来说,短视频平台的流行为企业家后代提供了一个展示自我、提升品牌影响力的新舞台。他们通过公开继承人身份、塑造个人形象、利用影响力扩大品牌传播等方式,接近年轻群体。正好,这与企业的年轻化转型不谋而合。

丁佳敏自2019年加入特步集团,从品牌系统副总裁助理做起,负责会议纪要和制作PPT等基础工作。2021年,她被调至产品部门,负责开发针对年轻女性的“半糖系列”产品线。该系列包括T恤、卫衣、Legging、运动Bra、裙装等产品,邀请了当红明星迪丽热巴担任代言人。2023年,丁佳敏的职责范围进一步扩大,开始负责特步潮流品类的“X基因系列”。同年2月,特步集团任命她为CEO助理。

周力源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学习艺术史后,于2018年加入七匹狼,担任狼图腾主理人,还参与七匹狼投资的国际轻奢品牌Karl Lagerfeld的运营管理,并在2019年成为七匹狼董事会最年轻的成员。2017年,七匹狼以3.2亿元收购了Karl Lagerfeld品牌在中国的运营权。据七匹狼财报,周力源接手后,该品牌在2021年实现盈利,销售收入达到2.79亿元,净利润1120.36万元。去年,周力源从七匹狼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为62.4 万元。

周少雄在接受中国企业家杂志专访时表示,对儿子周力源的表现感到欣慰,但未来还需看其能带领企业取得哪些成绩。不过,周少雄也曾公开表示,七匹狼并不一定非要交给自己的亲属接班,“我觉得企业要可持续性发展,不一定要是家族的。它可以是家族治理,也可以是股东拥有,但一定要吸引优秀的人才参与”。

话虽如此,但“传承”仍是家族财富累积过程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

家族交接难题何解?

在丁佳敏分享的日常中,曾出现过这样一幕,某个国庆假日的晚上,家里每个人各制作了一份PPT,交流自己未来五年的规划。

根据2012年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发布的《中国家族企业发展报告》,85.4%的中国民营企业属于家族企业。报告预计,在未来5到10年内,约有75%的家族企业将面临接班问题。

也就是说,近几年正是报告中提到的接班高峰期。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全球家族企业研究中心主任高皓在其研究中指出,家族企业的传承面临诸多挑战。他强调,企业家需要从现在就开始规划和采取行动,因为代际传承是一个长期而复杂的过程。

高皓解释说,从第一代企业家开始考虑接班问题,到最终顺利完成股权、治理权、管理权等各方面的有序传承,需要经历一个漫长的周期。“由于家族企业之间存在较大差异,每个企业所处的行业、资源和核心竞争力都不尽相同,这使得每次传承都具有独特性。因此,家族企业应该尽早做好准备,以应对接班过程中可能遇到的各种挑战”。

万科集团创始人王石也曾强调,企业传承问题至关重要。他提出,企业家应秉持长期主义精神,“因为一个企业家再能干,他个人的工作年龄是有限的。中国的民营企业很多都是非常能干的创业者,创造了商业帝国之后因为传承问题没有解决好,随着人走,企业也就到头了”。

特别是对于家族企业而言,由于家族成员与企业员工之间存在交叉,内部治理和权力分配的制衡变得更加复杂。

6月3日,正是“二代”宗馥莉接班的第100天。这100天里,水饮市场的竞争更加白热化。上个月,钟睒睒主动出击,推出了绿瓶装的农夫山泉纯净水,直接杀入娃哈哈的大本营。可见,和经验丰富、成熟老道的一代比,二代接班并非易事,甚至作为对手,也难称旗鼓相当。

总而言之,通过联姻“抱团取暖”,可能是家族企业延续和传承的一种不错的方式,但并非唯一的手段。除了传统的联姻,家族企业还可以通过其他更灵活的方式来实现传承,如家族信托和离岸家族控股公司等。

特步的所有权结构,就属于“多个家族信托+一个离岸家族控股公司的模式”。

具体来说,特步集团的股权由丁家三兄妹(丁水波、丁美清、丁明忠)各自设立的家族信托以及一家家族控股公司组成。每位家族成员都拥有自己的家族信托,并通过这些信托投资家族控股公司,从而实现对家族企业的控制。设立各自的家族信托,是为了每个人都为自己家族利益负责。通过家族控股公司,可以将分散的控制权集中起来,防止因股权分散而受到外部威胁。

在高皓看来,家族企业的下一代通常具备更好的高等教育背景,包括海外留学经历,与父辈相比有着独特的优势,完全有条件进行不断创业。因此,下一代不能固守创业的本业,而要创造企业发展的第二曲线。“创业是下一代必备的能力,也是一条必走之路”。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 亚设网的观点和立场。

20.jpg

关于我们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