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回收IPO在即,创始人为何提前折价减持公司股份?

专栏
2021
06/08
18:36
老胡说科技
分享

爱回收IPO在即,创始人为何提前折价减持公司股份?

爱回收IPO在即,创始人为何提前折价减持公司股份?

最近一两年内,二手交易市场火爆异常。

到了2021年,国内二手电商的格局正悄然生变:其度过了行业初期的探索阶段,开始进入深水区。

二手电商领域的角逐者,目前主要有闲鱼、转转,垂直市场还有找靓机、红布林和爱回收等。

其中,二手3C市场是整个大市场中颇受关注的品类。2021年,谁能胜出?

从目前情况来看,闲鱼和转转在做服务和流量时,入局最早的爱回收已经即将在美IPO;可原本曙光在前,为何创始人要在爱回收IPO之前减持260万股疑似提前套现呢?

1、爱回收IPO在即,创始人先提前减持了260万股

北京时间5月29日,爱回收品牌母公司万物新生集团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IPO招股书,拟于纽交所上市,股票代码“RERE”。

如果一切顺利,爱回收即将成为中国二手3C电商第一股。

不过,媒体日前解读爱回收的招股书发现,自今年2月起包括公司CEO陈雪峰在内的两位公司创始人,先后减持了总计超过260万股爱回收的股份,如果是套现的话,这260万股份可换回总价值超过3000万美金的现金。

招股书显示,爱回收创始人兼CEO陈雪峰持股占比10.9%,其中8.3%是通过C&XF Group Limited持有。

爱回收IPO在即,创始人为何提前折价减持公司股份?

2021年2月前,爱回收CEO陈雪峰持有13283317股普通股。2月8日,陈雪峰转让了992513股给Shanghai Jinglin Jinghui Euaity investment Center(limited Partnership)。

爱回收IPO在即,创始人为何提前折价减持公司股份?

招股书还显示,在爱回收最新的F轮融资中,C&XF(陈雪峰持股实体)卖出了1003468股爱回收股份,S&WJ(孙文俊持股实体)卖出了600645股。

目前,CEO陈雪峰持股实体C&XF的持股数为11287336股,即招股书对外披露的数据。也就是说,公司IPO前,陈雪峰先后两次减持了共计1995981股的爱回收股份。

公司马上就IPO了,在这之前的4个月里提前减持公司的股份,说实话这操作有点没看懂。按理说,IPO在即再等半年套现也不迟。

这背后,或许体现出爱回收的诸多无奈:

2、流量和服务的短板

如今,进入互联网下半场之后,获取用户的成本已经很高,电商平台都面临“流量旋涡”困境,这对于二手领域中的爱回收来说尤为明显。

爱回收的手机C2B回收业务是其起家业务,这一业务的核心是从C端用户手里获得订单,将闲置不用的手机回收后再进行分销。因此,C端用户的多寡便决定了业务规模的上限。换言之,手机回收说到底是一门流量驱动的生意,对于爱回收来说,用户的获取需要足够的流量。

但是to C这件事对于爱回收来说很难,原因便在于爱回收没有太多自主流量。

在线上流量这块,爱回收一直存在流量匮乏的问题:比达监测数据显示,2020年10月,爱回收月度活跃用户仅22.3万,在二手电商APP中处于很一般的水平。

线上流量匮乏,爱回收只能靠外部输血,但外部流量始终是外力,最终问题的解决还需要靠平台自身的内驱力。

针对此问题,爱回收其实还可以通过服务来解决外部流量带来的转化率问题。但是,这又和爱回收过去多年的商业模式相悖。因为一直以来,爱回收都是靠信息不透明赚差价,对C端用户主要是压价,其所谓的服务最终也是要以创造收益为目的,因此恐怕很难做好中间的服务环节。

爱回收IPO在即,创始人为何提前折价减持公司股份?

服务水平较低所导致的便是口碑变差,从而造成外部导流来的有限的C端用户大量流失,现实中用户对于爱回收压价的投诉比比皆是。在权威投诉平台黑猫投诉上,“恶意压价”、预估价与回收价相差较大是爱回收被投诉最多的问题。

而口碑和信任,是二手闲置电商交易的命门。

长此以往,爱回收服务存在的问题会引发C端持续萎缩,而C端萎缩之后,其下游的B端也就没有意义。最终C端和B端都受到波及,必将影响爱回收的长久发展。

可以说,上述问题困扰着爱回收。相比对手闲鱼和转转,在流量和服务上爱回收本就不占优势,在竞争加剧的背景下,对手们的降维打击会一步步压缩爱回收的生存空间。毕竟,闲鱼采用的是以闲置为切入的社区模式,且有淘宝做支撑,能在流量层面解决问题。而转转不仅有微信九宫格的流量优势,微信小程序上的布局也已经成熟,而且自主流量充沛,还从产业链、服务入手,胜在服务带来的高转化率。

这种情势下的最终结果,就是爱回收很难规模化,订单会很快触及到天花板,持续不增长,难以形成护城河,也容易被巨头降维碾压。

爱回收IPO在即,创始人为何提前折价减持公司股份?

3、潜在的危机:巨头蚕食,战略摇摆

国内二手电商前景广阔几乎是所有人的共识。多家机构的报告都预测,2021年二手电商行业市场规模会超过万亿元级别,其中近二手手机这一块就可以达到了千亿市场,而且这个数字依然还有更大的空间。

以美国为例:2020年中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相当,但闲置物品交易规模中国尚不足美国一半。这对二手电商领域来说绝对是一大利好。在这个领域,闲鱼和转转位列一线阵营能吃到肉,红布林、找靓机在各自擅长的领域发展的也很好,而爱回收恐怕就连汤都难喝到了。

在垂直的手机3C领域,爱回收在巨头没有入局分食之时,还可以维持生存。随着闲鱼、转转等巨头入局,迅速收割,再加上在3C回收赛道还有回收宝、闪回收、估吗回收等玩家存在,这些让爱回收只能疲于应对。

线上被反超的同时,爱回收引以为傲的线下模式也在遭遇闲鱼的降维打击。去年12月,闲鱼公开宣布进军线下市场,未来三年,将在20个城市建立闲鱼基地,在50个以上城市铺开闲鱼小站,将闲鱼集市推广到30个城市。如此大的阵仗,对爱回收来说冲击极大。

更为最重要的是,过去几年爱回收持续战略摇摆。除了C2B,B2C(合并拍拍)、B2B都有爱回收的身影与声音。特别是在当下,其C2B不行后开始谋求在B2CB2B突破。而B2CB2B核心的都是B端供应链,而爱回收之前一直是做C2B的回收生意,恐怕很难做好B端供应链。

二手电商 B类和C类生意是截然不同的,C类就像是恋爱,可以短暂俘获用户芳心。做B类就像结婚,非理性、非长期不可。做B类婚前重要,婚后更重要。要用心,要忍耐,要交流,需要持续的发力。

短期内,爱回收很难在B端迎来大突破。感觉,爱回收一大问题在于,始终不能清晰地描述自己的愿景与定位。几乎每一年,爱回收都在进行某个新方向上的探索,热衷于讲故事,包装概念,甚至连海外市场和垃圾分类都拿来讲新故事。

最终,这些故事被打包成了万物新生,成为招股书里提到的ESG概念。但做企业,干实事比讲故事更重要。

频繁更换赛道乃是大忌,既不专注也不长情。爱回收东一榔头,西一棒槌,难有大成。同时,战略游移的背后,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爱回收内部的焦虑,长期难以解决流量难题,线下门店资金链承重,C2B业务苦苦支撑……

其实,二手电商交易市场之路漫漫,唯有真正让用户满意、可信任,精耕细作,持续发力,才能成为最大的市场潜在王者,爱回收所需要的长期主义真谛或许本该在此。

前方,爱回收还能走多远?从目前看,转型乏力之外,IPO的市场价值恐怕也不会太好。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 亚设网的观点和立场。

20.jpg

关于我们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