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卷”了一年的新茶饮赛道,2022年拼什么?

专栏
2022
01/09
12:37
科技说说
分享

新式茶饮,这两年可谓是消费市场的宠儿。尤其在2021年,随着奈雪的茶上市,以及喜茶、蜜雪冰城等屡次被传IPO,市场上大大小小的品牌纷纷破圈,大有百花齐放互相争艳的局面。

日前,艾瑞咨询发布的《2021年中国新式茶饮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新式茶饮行业市场规模为772.9亿元人民币。预计到2030年,整体市场规模将接近2000亿元人民币。由此可见,中国新式茶饮行业仍存在较大的市场空间和发展潜力。

展望2022年,新式茶饮赛道是否会有更多的后浪加入,头部品牌是否能够捍卫住自己的市场份额呢?一切似乎还未落定。

 “内卷”了一年的新茶饮赛道,2022年拼什么?

资本与茶饮的盛宴

2018年以来,高端现制茶领域经历了快速成长,在多次迭代后,2021年上半年迎来爆发。

2021年上半年,喜茶、蜜雪冰城、沪上阿姨、古茗等均传出融资消息。其中,蜜雪冰城最先披露了融资20亿元的消息,由美团龙珠、高瓴资本联合领投,估值超过200亿元。

蜜雪冰城估值翻倍后,喜茶紧随其后,在最新一轮融资后,其估值达600亿。此前,喜茶只官宣过两次融资消息,2016年8月,喜茶宣布完成来自IDG资本和知名投资人何伯权的过亿元融资;2018年4月,喜茶宣布完成4亿元B轮融资,美团龙珠独家投资。

从融资的角度来看,这个行业的“热闹”可见一斑。根据红餐品牌研究院统计数据表明,截至2021年11月25日,2021年新式茶饮行业共发生融资32起,披露总金额超过140亿元,融资事件数量和所披露融资金额都已高过2020年全年,达到近10年来的顶峰。

对于整个新式茶饮领域来说,2021年还有一个里程碑意义的事件。2021年6月底,奈雪的茶正式在港交所挂牌,成为“新式茶饮第一股”。

事实上,自2020年以来,喜茶也数次传出IPO的相关消息。去年3月,又有消息称,喜茶计划将在下半年在香港挂牌。据称,中金早就已经在为喜茶的赴港上市做准备,并向其机构客户进行推荐。不过,喜茶创始人兼CEO聂云宸在朋友圈公开否认称,其没有任何上市计划。

除此之外,蜜雪冰城以及茶百道等均被传出上市的相关消息。其中,根据河南证监局去年9月30日披露的信息,蜜雪冰城股份有限公司拟在A股市场IPO上市,正在接受广发证券对其进行的上市辅导,已于9月29日在该局进行辅导备案。

在前述背景下,今年新式茶饮领域的IPO会否提速?对此,有业内人士认为,尽管新式茶饮市场热度很高,但盈利能力与估值存在一定出入。“在一级市场拿高估值融资已经越来越难了,需要进入二级市场提升估值以及打通退出通道,这会加速已经具备一定规模优势的新式茶饮进入二级市场。不过,前提还是经营数据够亮眼,能够达到上市标准以及吸引二级市场玩家目光。”

新茶饮“内卷”的一年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中国新式茶饮品牌数量共有163个,其中,上海、广州和北京的新式茶饮品牌数量最多,分别为41个、33个和28个。连锁品牌在整个新式茶饮行业中所占市场份额较大,约为90.8%,其中以加盟模式居多,约占全部连锁品牌的67.3%。

喜茶、奈雪的茶、乐乐茶主打高端品牌/产品路线,客单价相对较高,基本在25元左右,在资本的加持助推之下,通过独树一帜、特色鲜明的高端品牌/产品营销方式,在消费者心中牢牢占据高端形象的位置。喜茶、奈雪的茶、乐乐茶等高端茶饮品牌共占约为7.7%的市场份额。

蜜雪冰城客单价较低,通过主攻下沉市场,使其覆盖的城市及消费人群最为广泛且数量庞大,外加一定的品牌营销策略,同样获得了较高的市场关注度。以蜜雪冰城为代表的中低端连锁茶饮品牌在新式茶饮行业中所占市场份额居于前列,共占将近50%的市场份额。可见初步的竞品格局已经形成,但目前仍不断有新的入局者参与这场激烈的比赛。

因为原本茶饮就不是什么门槛高的行业,配方极易模仿,经营模式也不难复制,这就使得行业内部同质化的问题越来越突出。

以具体SKU为例,黄皮和油柑两种小众水果为主制成的果茶在2021年风靡一时,于是很短的时间内,喜茶、乐乐茶、益禾堂、茶力的小怪兽、果呀呀、Gaga鲜语、邻里、谷予等新式茶饮品牌,皆推出了以黄皮为原料的新品。奈雪的茶、乐乐茶、喜茶同时还推出了油柑口味饮品。

竞争激烈的另一个表现就是,加紧“圈地”。据悉,截至2021年第三季度,喜茶全国门店数突破800家,奈雪的茶则拥有门店数668家,以加盟模式进行扩张的蜜雪冰城到2020年10月的全国门店数更是突破了2万家。

而有餐饮行业从业者认为,餐饮企业依赖开店带动营收,但却没有互联网企业的边际效益,开店越多,餐饮企业的成本压力也在增加,对单店效益的影响也愈发明显。总而言之,尽管有资本热捧,但经营杠杆较高、单店盈利能力不足、同质化等问题仍困扰着各大茶饮品牌。

茶饮品牌各谋出路

进入2022年,新式茶饮领域的开局似乎并不是那么美好。

1月5日,网红茶饮品牌茶颜悦色发布了涨价公告。在相关推文中,茶颜悦色打出了感情牌,称“其实做生意的,也不能遇到困难就涨价,能侧面挤出一点牙膏肯定尽量不硬涨,特别是对于我们这种薄利多销跑量的品牌,这涨价都是实在顶不住的最后一步了。”

其实,茶颜悦色的涨价,也是整个茶饮赛道行至当下的缩影与体现。

即使是已经上市的“新式茶饮第一股”奈雪的茶也摆脱不了亏损的困境。不久前,奈雪的茶方面预计,集团2021年全年录得收入较2020年的增长幅度将低于预期,预计2021年全年集团将录得经调整净亏损。

事实上,所有新茶饮赛道的巨头们在2022年都要面对一个共同问题:在激烈的行业竞争下,如何建立较高的竞争壁垒,如何跑出具备长逻辑的盈利模式?

新式茶饮陷入深度内卷,品牌进入多元化、多维度的竞争已成为不争的事实。在这样的背景下,不少茶饮品牌开始寻找企业新的增长曲线以及未来更多可能性。

此前,新茶饮们已经在茶饮+烘焙、咖啡、酒饮等诸多领域做了不少尝试和探索。比如喜茶2019年尝试加入咖啡、鸡尾酒产品等。而奈雪的茶则先后在北京、深圳、重庆等地开设了多家专供酒饮的专门店Blabarbar。

同时,新茶饮品牌还在打通零售场景。奈雪、喜茶、茶颜悦色2021年的线下销售表现不俗,其中喜茶、奈雪的气泡水系列已经铺满各类便利店。

有业内人士认为,加码零售渠道,符合做大品牌的五多战略(多品牌、多品类、多场景、多渠道、多消费人群),这些措施有利于品牌拓宽自身护城河。

站在2022年的起点看,新茶饮延续2021年的热度已不是悬念。而目前新式茶饮领域已经过了野蛮发展阶段,市场份额后续会不断趋于集中,行业门槛被拉高,给新品牌的机会也会越来越小。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 亚设网的观点和立场。

20.jpg

关于我们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Top